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回眸、跃动、虚实的写作特点

作者:吴振尧  发布时间:2019-6-20 16:40:09  点击:774次

——读曾玉仿《桐乡风语》有感


周日一口气读完曾玉仿的《桐乡风语》时,我的心情是沉重而凝固的。产生这种阅后感觉的原因之一是曾玉仿《桐乡风语》中,叙述的“过去”有许些故事的篇章恰似我所经历的一些“过去”的故事,或许有些类似生活经历而深深感染了我,感动了我,使我情绪凝重、思绪短路。其实读书品文不全是因“相似”而感动,或者同病相怜。而曾玉仿这本《桐乡风语》或许对读者而言是一种叙述语言的扇情而使之感动的,因为这种回忆式散文“文体”是最为直抒胸臆,直接表白情感语言的文体。曾玉仿以回忆为主体的散文,我认为他是保持诗人的特质,将散文的表述诗意化,从而达到了感人至深的感性认识,表述了对过往生活的追忆,对自我灵魂的回眸,保持着优雅与悠闲、恬淡与达观的气度,展现出一种高远思想精神的凝望。依我看,曾玉仿《桐乡风语》给我带来短路之后的共鸣共震,有以下几个层面的因素。

一、记忆存在的精神回眸。《桐乡风语》从不同角度,不同时点入手,寻找往昔的印迹,以及珍藏时光深处的历史。正如曾玉仿《后记》中所言“我的散文集,所写文章都是讲述自己经历的所见所闻,记叙自己熟悉的故乡往事,他乡远行的脚印、春暖花开的风情”。曾玉仿的这本散文集,则赋予大文化的内涵,对地域性的几十年人文风俗和民间往事融合在大时代的特殊背景中,进行了自我翔实的叙述与描写,给予我们非同寻常的感受。曾玉仿将“风语”握于掌心,扩张思维,透过纸背传递过来,让我们体验作家对“记忆”独到的见解,他笔下的往事明显烙有地域的标签,印记着不同地点和时空的风情风俗以及文化底蕴,有共同的思想内涵。每个人都有地域情绪,而居东江流域的客家族群及地理风貌,勾勒出这一地域特别是其“桐乡”的风物,这所有的一切,对于作家曾玉仿来说,是根植心底的强大能量储备,在特定的时点上,爆发出火样的激情洪流。

“风语”中的“语”,将地方物色展现得淋漓尽致;“风语”中的“风”,传递了历史时空的回声和精神,幽灵的呼唤。山里长的蘑菇、竹笋、艾草、野草莓;山村里的狗吠、猪嚎、牛哞、鸡鸣;世代生存在乡村的山民的生活轨迹,他的画笔、画架等这些看似寻常之物,被作家赋予情感,组成词句,架构成自己的文本,并给予它们生命的灵性,还原它们的特点本质。让读者在品读文字的同时。体会人生中酸甜苦辣和大自然无情的自然规则,感悟生命蕴含的价值所在。

曾玉仿在每一篇文章的背后,都有情感的节奏、悲欢离合的人生大戏,能从中寻找历史的踪迹,发现自己行走的印痕。桐乡,一个永不变的地域;风语,经往发展变化的回声,是大地风物与宇宙心语。作家记忆中的往事,恰如体现真生活,他让文字由故乡出发,所有的人与事,在时间中不断发酵,成为怀想的理由。比如漫山遍野的野果、自然生态的珍禽走兽,这些自然赐物,它们好处数不胜数,对人们有益无害。由此引出来的个体生命感悟和那片土地上的人们,有亲人,有玩伴、有师徒,也有朋友和陌生的过客。他们在生命中非常重要,故乡的土地博大。曾玉仿以故乡为背景,将浓烈的情感揉入其中,消散的细节逐一粘合,幻化为有形的存在,一个个朴实的人,一件件平凡的事,从不同角度,不同时段,不同地点,由回忆过去牵引出来,以见证风雨变幻中人生的意义,表达了来自生命的心语,并将这种存在推向新的高度。它承载的不仅是作家的记忆,更是由此展开的经历、悲欢、乡愁,以及文章、文心的思想,是跨越时空的存在,从而产生了永远可以回眸的思绪。

二、感悟生出的情感跃动。《桐乡风语》是曾玉仿继诗集《家园秋梦》出版后,几年来的创作成果,作者投入了极深的感悟,并由感悟生出的情感跃动,形成庞大的空间向度,以增强作品的真实性和可读性。法国作家纪德说:“文字应该赤脚站在大地上,感受泥土的气息。人间的粮食,其实就是欲望,来自生命最深处”《桐乡风语》则从安静、自然的状态中走来,让读者在品读文字的同时,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感怀生命的鲜活本质,珍藏历程的往事。文学的本真是人学。曾玉仿抓往人学在过往中的精神脉动,扎扎实实地触摸时代所带来的感悟和生活反馈的清风,真正地将文学扎根泥土,贴着生活。归根结底都在反映人、生命、以及自然生态的意义。曾玉仿《桐乡风语》里的篇章中,简单的粗茶淡饭、走村进山、务工学艺、访亲串友、回忆起旧时光中的人和事,如同挖出深藏岁月深处的老物件,将那些记忆,阅读和经历打开,呈现在世人面前,一个“实”字,透露出太多心思,范围很广、内容丰润、语境怡然、思绪清新。如同作家走过的万水千山,访过的千村万户,读过的万卷书画。蕴藏自然的情分,豪迈的呼唤和阔达的精神,是整部作品的情感跃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与历史、行走与偶居的过程中,都将得到时间的验证,才能判定它存在的原初性、记忆是人的大脑对经历的事物的熟念、保鲜、再认知的过程,是进行想象和思维辨识的心里准备和活动,使记忆中保持清晰的认知度和激活情感的元素。

曾玉仿对于成长经验的书写大致可以分为两种方式,一种是充满了悲悯抒情性。比如《漫漫长路》《归客》《往事》《两赴青州》等,一种幽暗、曲折、失落的情绪弥散于字里行间,犹如细雨中的呼喊。这种生活的“苦羞”“寒酸”,也映照的了那年代社会情感的现实和沉沦,折射了生存状态问题及村庄社会龌龊。另一种是以成长的视角来打量成人世界,着重表现一种少年经验与成人经验的交叉回忆,带有某种解构的意味。从曾玉仿的散文中我们可以清晰感受到,所有的记忆都在不断成长,成为写作不竭的资源与动力,相对于《远行》《冬天》,我更喜欢《乡音》《脚印》,它将成长经验表达得如此令人心醉。“我”几乎可以看作是成长的黑洞,曾玉仿将“人”的情感放大了、调动了、有了人生的况味与生命的温度,从而产生了悲悯的和激昂的情感跃动。

人生最难迈过的永远是生活,在质朴的生活感方面,桐乡山民永远是我们的老师。因此,在这样一部怀人之书中。曾玉仿记下了与桐乡多位乡亲、朋友之间清澈如水的情感,在师傅“姑丈”、“吾兄”、“老伯”,乘车路中“偶遇”,没有功利取舍的契约,有的只是人心与人心的真诚相待。平凡的人们或是面对土地充满希望,或是面对生活身不由已却仍然饱含希望,或是身处深山却从未放弃对都市文明与知识的渴求。这正是“客家仔”永不言败中最易被人忽略却又最触动人心的精神印记。曾玉仿在书中表达了一种感恩之情,这种生活磨励出来的精神,也是客家人的精神特征之一这些经历同时奠定了曾玉仿在青年时期面对生活的基本价值态度,这是人对于万物包含家园的眷恋,对于苦难生存命运的不屈与不甘,对于道德是非底线的坚守,对于困境当中同行者的扶持和陪伴,从而夯实曾玉仿道德文化的基石,成为他创造精神文化的一种期冀和践行,从而产生了情感的跃动。

三、向内延展的虚写实写。散文真是一种让写作者的真我无所遁形的文体。曾玉仿的“我”在散文写作中凸显出来,以至于几乎在记人、叙事、写景中都始终徘徊不去。当然,这三者在《乡音》《脚印》辑中诸多的实写,而在《冬天》《远行》辑里更多的是借人、事、景真抒情和议论中虚写,后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在用写诗的笔法写散文。你无法从这种羚羊挂角的文字中寻觅具体人、事、景。但是里面有动作、心理和情绪,它们晦暗难及,却又真切可感,诉诸的是体验和感受。这与叙事型和知识型散文拉开了差距,前者因越历短涉世浅而急遽于止,后者见多识广,有天马行空之思绪。而曾玉仿为自己营造出了一种“有我之地”。“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王国维语),这个主观性凸显出他诚实的自我,对比“以物观物,性也。以我观物,情也。性公而明、情偏而暗”(邵雍)之说。我们可以看到诗人情性与道学家之间的区别,那个有偏暗的“情”才是文学栖居的所在,你可以说它的是片面的、偏激的、狭隘的。但在那种片面、偏激与狭隘中有某种洞视,这种洞察视角,就是内延所产生的认识极度,也是其写作的核心途径。

作家曾玉仿的散文来自于这个时代,任何文字都有时代印记,无论什么样的写作,都积沉了书本上人类的知识经验和时代烙印,在各自思想的路上豁荆前行。所有的时代都在被一只看不见的手依次翻过去,多数夹在其中,但每个人的存活又那么真实,没有人能生活在生活的外面。什么是实写,什么是虚写,这应以作家的生活经验积累和知识认识程度有关,写得实与写得虚,与侧重写实还是侧重写虚有无关系,对作家来说是采用文体写作形式有关,小说可以虚构,但散文只能虚实兼顾,实为侧重虚为兼补。虚应是抒情和写作技巧和表述手法。写实拼的是写作能力, 虚靠的写作技法,这情形就像记叙散文和抒情散文。侧重记事就实写,侧重抒情就虚写。写作上可能直接影响作品的质地,但不能决定作品的质量,且无论采取哪一种写法,都有一定的局限。曾玉仿在《桐乡风语》中采用了实写和虚写。当他开始落笔写自己的家乡时,几乎是像描述地方生活史一样“实说实话”,而虚写的则是抒情较多的文章里又则像在写诗一样,妙语连珠、拟声传神,惟妙惟肖,这正是诗歌的极佳语境。我还觉得,偏重实写的咯血之作很有可能比依靠情感抒发的虚写更有价值和生命力,后者可能是一种精神昙花,前者留下的则是人类某段历史和精神史的详情记录。侧重个体的人生遭际,内心经历等等细节描写的实写文学,与只善于发掘历史框架,脉络而细节往往阙如的历史学相互补充,构成了人类历史和精神史的较完整的记录,对于实写虚写,实是现实的,虚是意境的,这两者关系如何叙写?抑或是停留在生活原生态上,抑或是天马行空、任思绪飞翔。怎样向内延展的散文写作,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们什么也不知道,这就是写作上人道的敲门砖。然后就是观察自己,观察别人,观察时代,观察在每个人身上真正苦难和幸福乐观的根源。正源于人对我的无知对他人的想象,看到真正的考验往往是这样,只要一念头,人就可以决定自己去的方向,思维是任何一个无意识的念,都会决定外在的阴暗圆缺,很多阴暗圆缺,并不发生在天气与光线中,而是发生在人的思想之间,而这个思想有没有价值,有时都不靠思考,而靠对自己的思维模式的观察,这就是向内延展的循环结果,实写与虚写确了散文的质地高低,文学的出路不在外面,时代的开关不在外面,这是一把没有人拿着钥匙的门,门把手其实在我们每个人心的里面。我们头脑里那些知识记忆和经验,放空自己,永远用像清晨刚诞生下来孩子一样的眼睛,用空空的内存让身边的人,眼前的时代鲜活地流进来。如此,一个散文家应用自己的慧眼感受并书写时代,才有可能在分享自己的精神脉动同时引领他人审视自身的精神脉动。

在历代文学史上,实写散文始终是主流,至今仍然是。尽管这个时期都出现过其他类型的散文写法,并且热络一时。曾玉仿在他的《后记》也说:“散文不好写,写好更不容易。”所以,一个散文家若不知道识道,写文章自然不是梦呓,就是隔靴挠痒。道是什么,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意思道不可道说,他又洋洋洒洒说了五千言,并云:“圣人抢一为天下式。”孔子曰“吾道一以贯之。”我等只有默默地心领神会了。但可以看到的是,打开这个认知的广度与深度,才可能触摸到真实的人,与真实的时代结合,写出真实的时代脉动,才能抒发个人的真情实意。或许,曾玉仿已经踏入了这个门,实写与虚写,才能真正的“和合为一”,将散文的形散神不散完美地跃然纸上,让读者沉重过后收获愉悦。

 

 


·上一篇:东江客家文化研究的扛鼎之作 ·下一篇:从个体命运中挖掘社会精彩和时代..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