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南方天空下的光与色

作者:徐肖楠  发布时间:2019-5-20 11:46:27  点击:592次


一篇文学作品总要有耐人寻味的东西,总有一个想要实现的意图或者目的,而作品的意义就在于其目的实现得怎么样、由此发生的文学意味是什么。吴振尧的长篇小说《南风薰》在南方天空的光色下变幻出一片有蓬勃生机的生命,也变幻出一片长空浩荡的历史感受,激越深沉中透出细致委婉,突出了当代中国命运与生命存在的生动壮阔情景。


一、国家命运与宏大生活中的生命激情


任何一个作家都不愿被排斥在主流生活之外,《南风薰》突破了以宏大历史作为一般性背景的描写,通过作品中细致的生活写出了宏大生活中的不平庸生命特质,从一个人、一个事件、一个地方写出整个中国命运以及生活深处的意味,写出了一种生活大气,写出了时代生活与生命精神融合在一起的历史特质,把普通生活演化成我们的主流生活,而这种主流生活代表了整个时代和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存,使作品有了普遍性生活意义。

《南风薰》在时代的褶皱里写出生命的波光潋滟,从每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中,找到一个时代经历的精神表现和纷纭变化,勾勒了一个时代的风云历程和生活转折,深入了这个时代的精神光泽和灵魂风韵,成为中国改革时代与我们整个生活融为一体的一种标志性体现。所有历史沧桑和时代变化,都体现在作品中每一个人的生命经历中,从时代巨大的变化中,我们看到每一个人的生命经历,又从每一个人的生命经历中,看出时代变化。

在宏大思考和整体中国命运的观照之下,吴建设的个人行动流荡出一种浩大生命情怀,这成为支撑作品的核心意识,也表达了这样一种生存的广泛性:吴建设的生命方式已经不是个人的,而是成为普遍生存态度和社会情感的表现。中国变化与生命经验、国家精神与个人生存、时代生活与人性变化、改革历史与个人命运交汇,这既是《南风薰》中的人物生活风格,也是作者的艺术风格。一方面,作品通过人物和叙事浓缩中国当代社会变化;另一方面,作品中的生活演变围绕国家主题产生戏剧性个人生命变化。

《南风薰》中的人物在点滴的细微生活变化中经历了生活激变。中国改革让我们的历史和生命时间猝然加速,生活、经验、语言、生活方式、感受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在几十年间见证了沧海桑田,过去三千年、五千年没有大的变化,今天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可能影响生命的变化,四十年历史中每天发生在人们身边的细微事情改变着人们,而这些细微变化的快速积累变成了改变人们的巨大力量,《南风薰》恰好就渗透在这样的时代生命情景中,恰好就是发现和表达那些在我们的身边生活中改变生命的力量。

故事突出叙述了中国命运与个人经历汇为一体的过程,宗族姓氏之间的争斗与改革开放的历程纠结胶着在一起,国家命运贯穿一个村庄生活的历史变迁。在吴建设身边发生的一切,原本是权力争斗和势力联姻,大至乡村的时代演绎,小至个人的婚姻嫁娶,都充满浓重的陋习色彩,但新时代的一切都汇入了宏大激扬的时代趋势,竞选村主任的乡村势力角斗变得富于深刻意味,成为新兴时代风尚与宋家代表的陈旧势力的抗衡和斗争。宋家势力的逐渐败落和吴家势力的逐渐兴起,看上去是古老的新旧之争,实际上是时代潮流不可阻挡的生动表现,吴建设代表的,并不是个人的力量和吴家的势力,而是中国命运的方向和改革开放的力量。

东江村的最根本变化是,一种地方权势再也不能一手遮天了,虽然宗族权力争斗意识还渗透在改革开放以后的生活当中,但是已经不能起到主导的决定生活作用,不能起到左右个人生活命运的作用。任何力量都已经没有办法阻挡中国命运大转折的时代潮流,正是在这种光芒四射的时代方向中,中国才能突飞猛进地富裕强大起来,让中国40年只争朝夕地迈入现代化的幸福生活: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

《南风薰》描写的,不但是东江村的变化,不但是个人命运的变化,而且是中国的国家变化,任何阴暗力量都再也无法左右中国命运奔涌向前,无法阻挡中国人民走向自己的美好幸福生活,这是这个作品最主要表现出来的主题力量。


二、个人与群体命运的生命曦光


《南风薰》的人物富于深长意味,人物特色体现时代特质,人物的生命经历融合于改革历程而焕发光彩,在宏大背景中展开了细致的人物性格和族群生活,写出了一群生动具体的人物形象,他们有深刻的时代印记,又有鲜明的个人特点,也让时代变得更加真实生动可感,人物、时代、群体命运三者的水乳交融是小说的一个重要特点。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作品中的时代生命必然要向人类生活全面展开,作品中那些主要人物既是开拓中国变革时代的创业者,也是熙熙攘攘生活于这个时代的生活者。主要人物本身已经体现了这个时代生活的诸多特点,乡村、城市、军旅、教师、商业、基层干部这些不同的时代经历形成了诸多人物个性。

在这些人物形象身上,个人与宏大、细微与巨变、变化与发现的感受交集,让作品中的那些灵魂人物有意无意地眺望未来,率先朦胧进入从未见识过的生活世界,变成与这个时代、与人类命运相关的中国命运的见证者、创造者和书写者。

从进城里打工开始,时代巨变将会改变吴建设的个人命运,他的个人命运就是这个群体命运的一个典范、代表和象征。富于意味的是,他与蓝晓花的爱情看上去是男女之间情窦初开的诱惑,实际上是城市生活无限展开的生命曦光。这时的南方城市生活已经悄然开始了前无古人的巨大变化,充满了处于改革开放前沿生活中的氤氲形象和朦胧魅力。

吴建设对城市展开的先锋生活世界充满渴望,庄慧敏代表着一种生活,而蓝晓花代表着另一种生活,两种不同的生活在同时影响他、改变他。蓝晓花的美是一种城里的美,所以吴建设爱蓝晓花是在爱一种城市的美,渴望蓝晓花就是想要获得和进入城市生活,后来代替蓝晓花继续给予他生命激情的是粱娟娟,这样,他吸收了她们身上散发出的时代变化的天地精气,让自己有了越来越多新时代的生命气质。

这部小说以几个女人来代表不同的生活和人物不同的生命阶段,非常集中简洁,一个女人就是一种生活引导的象征,她们分别从传统的和现代的、个人的和宏大的角度影响着吴建设,由她们的特质把吴建设以前的生活写得很充分,也把以后的变化隐伏得很充分。最初是蓝晓花代表的城市生命状态启示了他,后来是庄慧敏代表的生活命运夯实了他,让他有了新的生命渴望和生活想象,所以他才能不断回到农村去塑造自己的生存命运和生存形象。

这部小说的故事浩大而集中,情节简洁而紧凑,细节周到而细致,叙述流畅一体而没有漏洞,但依然毫不疏忽故事与人物的关系,所有人物紧密一体构成群体命运,主要的人物处处有交待。一部长篇小说能既构成了人物群体命运,又在人物细节上处处照顾周到,是很不容易的,最重要的,是每一处性格表现的细节都环环相扣,处处相连,比如说张晓兰、梁娟娟、桂芳这样不是很重要的人物,其行为也都有前后联系,贯穿故事始终。


三、人物与故事交融中的时代绚丽光彩


《南风薰》的作者吴振尧对如何解决历史与小说、主题与形式之间的关系深思熟虑,对于吴建设这样的人物所经历的一切,对于他存在于其中的生活和其他人物形象,作者的安排都是有意味的。在历史过程、故事过程、人物成长过程中,在整个叙事活动中,都渗透着这样的意味,而这样的意味又包含着人物和故事为什么会这样存在?人物为什么会成为这样一个人而没有成为另外一个人?

 一切耐人寻味的,都逶迤起伏于故事中,既让故事情节和主题意蕴生成于时代生活,也紧密镶嵌于由主题带动故事的浩大叙事框架之中,有观赏性、有故事性、有历史性,叙事周旋有度,情节处置得当,重重波澜起伏集中在一起,种种曲折逶迤交织在一起。

从诗意生活立场和小说叙述的有效视角出发,作品写得非常流畅简洁,在流畅的叙事行程中,人物和故事使整个时代有了绚丽光彩,让人们不再概念化、平面化地去看待改革生活的身边经历。故事一开始就以考大学和浇田地为中心,把农村中的几大姓人家的纠结、矛盾都集中在了一起,后来改革时代发生的变化也都在这里留下了伏笔,同时把主要的人物关系比如说吴建设、庄慧敏、宋伟明的关系交代了出来。

人物关系的集中和叙事流程的展开,都在吴建设、庄慧敏、宋伟明三个人之间。因为庄慧敏的缘故,吴建设和宋伟明之间发生了强烈的对峙感,这种对峙感一直延续不断,影响到他们后来的命运以及东江村的变化。这是一个人物中心和事件中心,所有的生活世界、人物关系、故事情节都跟他们三个人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个叙事结构和人物关系的核心设计意味,是所有的生存都集中在要活得体面和尊严上,不论哪个年轻人都有这样根本的生存意愿,由此辐射出所有人物命运和人物关系以及故事结构。

在《南风薰》的特定叙事中,这样的体面和尊严是什么?这起初是模糊的,似乎只是权势和财富带来的地位感和利益感,而后随着历史巨大变化,吴建设和庄惠敏的思想渐渐明朗清晰,随着他们经历的一切,随着他们的生命和生活的变化,他们的生存信念和人生理想也在生长,直至在人生理想和精神品质上成熟起来,这样的成熟与时代形成的浩大情怀相濡以沫。

其实很多人在现实中也都经历过类似吴建设和庄慧敏这样的人物经历过的生活,现实生活中也会有很多相似的情景发生,但为什么在这个作品中的感觉却与众不同?细节的巧妙与现实的变幻融合在一起,到了故事中的人物命运这里,就生发了动人有力的生命行为,自然会对现实进行魔法般变幻而形成故事,这其中人物的个性、志向、情感、情绪、思维方式、生存立场包括整个时代环境,都和故事情境密切地融合在一起,不可分离。

是这个时代造就了人物命运所形成的故事,也是现实中一批这样真实的人造就了这个时代,造就了这些人物与故事之间的关系。这个时代的生存环境对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但是对于《南风薰》中的人物来说,有了不同的生活感觉和生活精神,生活就会和别人不一样。人物和故事充分地利用这个时代各种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形成了人物的生长经历和故事的情节结构。


四、普遍生命经历中的理想主义与生活精神

 

一部文学作品如果要有意义,其叙事总要突出人类的某种生存精神,《南风薰》将个人生命精神融合于时代之中,写出了一种中国改革年代胸怀远大、拼搏奋斗的理想主义生命精神,这也成为故事的主题精神,在时代层叠和风尚变化中,“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拚却醉颜红”,体现出生命价值与生活风格,朦胧透出时代风情与生活精神结合的生命梦想,吴建设的经历成为四十年来中国普遍生命经历的一个标志。

《南风薰》的特殊性在于,传达给人们的不仅是生动的生活,而且是一种能够长久留存下去的生命精神,即使过了这个时代,这种生命精神也会留存下去,但这种精神却是在这个时代、在这样一群人中生长出来的。正是这样一批在这个地域生活的中国人,与时代精神融合在一起,像树一样生长出了这样一种生命精神,也塑造了这个时代与中国梦想、中国命运一体的个人生存和群体命运,并且,故事结尾激情满怀地将这样的个人生存和群体命运延伸到中国的未来。

这样的生命精神是从宏大叙述视角生发的,生动的生命情景让这部小说不是泛泛地写出一种时间历程,而是在摇荡的历史风情中展开一片生命故事,通过一批人的生命行为和生命经历,写出历史的精神特质和生活特质,将宏大生活体现于个人生命精神中,将时代气质贯穿延伸于主人公的生活中,改革的大格局生活与具体的个人经历层层相连,诸多人物经历真实有力地展现历史中的生命历程,显示整个时代生活精神。

作品的本意不在重述历史,而在记叙生命精神和灵魂衷情,重点是写出了特定历史中的国家精神、民族精神与生命精神一体而挥洒江天的生命情景。作品描写的生命精神有双重生活结合的独特性,一方面是个人的经历,一方面是国家的历史,时代精神渗透在人物的经历中,人物的生命经历、生命精神与时代融合在一起,国家的变化历程与生命经历融合在一起。

这样一批人物充满了理想主义精神和为美好生活奉献的情怀,“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历史特质和时代精神使人物有了光彩,人物也有了在生活中的独特生命力。我们可以看到,在这个时代中成长,使他们变得有生命气概,这批人物在这样的时代中并没有虚度年华,没有停留于个人的恩怨私利和狭小生活,而是随着时代不断成长。

成长是精神成长,是这批人物的一个重要特点,他们随着时代不断地改变和成长。实际上,这是一部有精神成长意味的小说,以人物精神性格的成长变化,带动故事发展、融入历史生活。集中的主题把故事中的参差细节与现实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进行细致的故事与人物描写,生动而有力地突出一种生命精神,这成为凝聚作品和人物的核心,也成为主要人物的一致之处。

吴建设最初进城打工只是逃避自己的失意感受,但成为他打开生活视野、激发生命志向的起点,让他后来能不断走出去又返回来:打工——返回——当兵——返回——经商——返回,这个人物的独特意义,在于他在往返之间成长升华,身体和灵魂都得到成长升华。这是一个独特的返回形象,而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中的大多人物形象,往往是走出农村就再也不回返的形象,不回返的形象是有中国现代文学传统的,中国现代文学中的人物都是走出农村或者传统大家庭生活后就不再回返。

吴建设是一个新的中国生活中的人物形象,这个形象的出现,不但是这个作品的特点,更重要的,是体现这个时代的特点,是时代产生了新的生活、生活产生了这样的人物,而作者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


五、南方乡情风俗生活的时代演绎


中国南方生活在《南风薰》中逐渐发生改变,在南方天空的光色下,变幻出一大片有蓬勃生机的生命,也变幻出那种浩荡激越的历史感受,这意味着中国人生存经验和生存方式逐渐改变,也突出了南方风俗生活描写的意义与价值。

生活有了与以往不同的经验和感受,就有了必然的表达需要,也必须得到语言和文学的探索、建构与确认,《南风薰》就来源于并且适应于这样的需要,它将历史中的生活感受转化为逐渐形成的现实生活观念和逐渐丰满的文学表现,也就转化为更多人的自我感受和自我想象,反过来,每一个人的自我感受和经验都可能通过《南风薰》这样的作品转化为新的生存观念和生活形式。

《南风薰》是在南方生活变化的大时代方向中发生的具体文学情景。这部小说中南方生活体现出的可能与方向,是正在从乡村生活和农业生活变成一种城市化生存情景,这其中渐渐体现出南方从一个农业化、田园化的社会走向一个城市化、现代化社会的过程,这个过程中的各种思想、情感、传统和风习,逐渐摆脱了古老的生存格局,也就有了《南风薰》相应的叙事格局和描写方式。

《南风薰》让乡情风俗与历史风情相互转换,在历史变化的描写中带动乡情风俗的转化,历史也随着乡情风俗变化而呈现,将中国变化与个人命运相互联系,表现出中国命运和地域文化融合而成的个人生活。地域文化风情主要表现在东江村的是是非非和人事风情,在文化情景和历史情境中突出故事主体和人物特点,从中展开人物对事件的引导意义。

《南风薰》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都与乡俗生活紧密交融,但前后生活情景形成明显对比,并且富含深意。前半部分宗族权势之间的争斗到最后显得毫无意义,一方面,人的生命和生活的意义不在此,而且人的命运也不由此去决定,另一方面,决定人们命运的是时代。那些渗透乡情民俗的生活内容和方式,与其相关的那些争斗、婚姻、闲话、族群情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等等,全都随着时代发生了变化。

《南风薰》中古老的乡村生活传统开始演变,一切变化都是从古老农业时代的种种遗留痕迹向着现代化生活消融。最终,农村生活从乡村化向城市化开始现代转变,不仅是生活的转变,而且是精神的转变、文化的转变,这在这部小说中有非常细致的描写,所以,在这部小说的最后部分,整个东江实现了现代化,但人们依然来到了新建宗祠前面追怀依恋,这时候,我们看到古老的文化还在,但是它已经焕然一新,发生了变化,对传统文化精神的敬畏变成了我们挥之不去的记忆,也变成了我们永远的血脉,同时也是我们今后生活的坚实根基。


六、城市生活与乡村生活的双色变幻


《南风薰》突破了一些小说单一描写乡村变迁的格局,将城市变化与乡村变化融为一体,在城市与乡村不同的文化色彩的相互映照转换中,寻找共同的理想生活方向,峰回路转地层层建构现实生活的变化。

《南风薰》让时代带动生活的参差变幻,精心构造而进入现实生活中,从过去的传统农村,到后来的现代农村,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所以,作品中有非常明显的乡村与城市、古老与现代的对比变化。起初东江生活特别具有农村特点,而以后更大程度上像现代城市生活。前半部几乎完全是传统农村生活,表面上跟后来的大改革没有多少关系,实际上内藏生活变迁的意味和联系,表现传统乡村生活向现代生活的变化过程和方向。

作者善于同时描写城市生活与乡村生活,善于描写两者丝丝缕缕的相互渗入和影响,在乡村生活与城市生活之间不停转换,使城市与乡村融为一体,共同呈现这个时代中国发展的特别文化色彩,在城市生活与乡村生活的双色变幻中,在城市化和现代化的双重行程中,见出新时代的乡村变化和生活特点。

很多其它表现改革的作品主要表现的,是改革过程中汹涌澎湃向前的潮流,《南风薰》也描写了时代改变了乡村的社会构成、生活形式、情感世界与生存观念,但是很少有作品像《南风薰》这样,表现在正面前进的潮流当中还有丝丝缕缕的乡村文化陋习和传统习俗在逆流涌动,而《南风薰》表现的这样一种连乡村文化陋习最终都被席卷扫荡的特点,真正表现出了改革遍洒甘霖、渗透滋润了普遍生活,表现出了中国命运的不可阻挡。

这部小说中的生活情景富于南方乡俗生活气息,把乡村利益转化的关系融入南方乡俗生活而写得极为细致生动,后来个体利益向东江村的整体利益转化时,生活就发生了转折,这就是土地流转带来的宏大利益方向,是乡村共同利益发展而普遍惠及每一个人的一个重要方向,最终是让传统农业现代化,让乡村生活城市化,不但让乡村富裕起来,而且消除城乡差别,让乡村生活城市化、让乡村文化现代化。

吴宋两姓之间的竞选村主任是生活方向大转折的标志,是现代化、民主化和城市化生活融进乡村生活的标志,不再是两个家族之间、两个人之间的争斗。吴建设和宋伟明两个村主任的竞选者,一个是为了个人利益,一个为了大家的共同利益,这就是这次权力迁移跟以往的完全不同之处,展现了中国农村改革具体细致的情景、中国农民必然变化的命运方向,中国乡村最终走向村务工作和村务决策都实行民主决定和村民代表大会决议的程序。

这部小说突出特点之一,就是把城市与乡村双色变幻的生活过程生动细致地表现出来,通过故事去写乡村文化变迁,而不是通过改革概念去写故事,通过乡村陋习的衰亡和现代生活的兴盛,表现出历史趋势。从传统农村到现代农村,再到新型农村社区,从土地流转到新兴农业,再到工业园区,再到乡村生活城市化,层层变化,已经不是吴家和宋家斗,也不是在哪些人和另一些人之间选择,所有只顾个人利益而争斗的人,都是在与历史趋势斗、与改革潮流斗、与人们更美好的生活向往斗,当然他们最终会失败。



·上一篇:奔腾岁月中的正气歌 ·下一篇:东江客家文化研究的扛鼎之作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