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初识王阳明(之四)峰回路转进京城

作者:陈雪  发布时间:2019-1-21 19:41:36  点击:258次

王阳明在庐陵县才干了短短几个月,一连为当地的老百姓做了几件好事实事,一时声名鹊起。坊间争相传夸,同僚纷纷刮目。他们议论说,这个王阳明呀不但讲学可以,做官也了不得啊,朝廷肯定要提拨重用了;王阳明这个人呀别说庐陵,就是放在吉安府的庙都嫌小了些,他是做京官的料......这些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到了正德六年初,王阳明真的要进京了。他在庐陵干了满打满算不足一年,又一次官运来临。如果说他的人生转机是从庐陵开始,不如说是从刘瑾的倒台后开始。如果刘瑾不倒,王阳明的仕途前景估计没有如此顺畅。

  刘瑾是王阳明的克星,刘瑾一倒台,王阳明的春天就来了。那么刘瑾是怎么倒台的呢?他是皇上的宠臣,在当朝红得发紫,可谓一人在上,万人在下,朱厚照一天也离不开他。事情还得从杨一清安化平叛说起。正德五年五月,大明朝命杨一清与监军太监张永负责去削平朱某人的内乱。杨一清多少知道张永与刘瑾的微妙过节,他们之间的矛盾起因于争夺一位宫女。张永虽也是当朝宦臣“八虎”之一,而且排位第二,但刘瑾是老大,胳膊自然拧不过大腿。因为这件事,张永一直记恨在心,老是思寻着报复的机会。此时张永经杨一清一鼓动,又想起刘瑾平时的胡作非为和对兄弟们诸多不仁不义的作派,便在庆功会上向皇帝告了刘瑾一状。他不是告刘瑾贪污腐化,而是告他想谋反。起初皇上是根本不相信刘瑾要谋反的,但张永言之凿凿,跪地不起,皇帝便派人去抄刘瑾的家。结果抄出了蟒袍和贪污受贿的大量金银财宝。铁证面前,刘瑾无话可说,皇帝十分震怒,立判刘瑾凌迟之刑。事情来得太突然也来得太凶猛,令以老谋深算著称的刘瑾措手不及,这个不可一世的明朝奸臣终于落得了应有的下场。

  想想也足以令人寒心。刘瑾的狼子野心并不是无人察觉,当初他想上位时,一班德高望重的三朝元老纷纷劝谏,全朝文武重臣跪地上疏,老臣新吏联合表奏阻止他出任宰相,最后都没能把他扳倒。反而让刘瑾关键时刻反戈一击,反败为胜。那些与刘瑾作对的人,处死的处死,流放的流放,解甲的解甲。就连王阳明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抓捕入狱,杖刑流放不能幸免。今仅是刘瑾八虎兄弟中的张永一人就把他掀翻了。故萝卜最怕是从里边长虫也确是个真理。当然,在扳倒刘瑾的过程中,杨一清功不可没,而杨一清背后还有个乔宇,乔宇背后还有许许多多反对刘瑾的人。乔宇正是力荐王阳明出仕庐陵县令的大贵人。可见在这场你死我活的官宦斗争中,这些正直之士一改以往的斗争方式,从内部瓦解这个看似牢不可破的八虎利益集团,结果并没费多大力气,竟能在一夜之间使这座“八虎大厦”轰然倒塌。

  刘瑾倒台之后,王阳明真可谓吉星高照,官运连连。刚开始,朝廷任命王阳明为南京刑部的一个主事,后又封他为吏部验封司主事。吏部在古代官制中是六部之首,验封司是负责各级官吏奖赏封爵的专门机构,权力大得很,在许多人的眼里是个令人羡慕的肥差。不久,又升为吏部考功司郎中,短短的时间里,王阳明青云直上,不断升迁。他的好朋友湛若水都替他高兴了,但又担心王阳明的官越做越大,再也无遐顾及心学了。而事实上王阳明并不特别看重于官位,仍然热衷于讲学。他不改以往地与湛若水切磋心学,又在京城四处寻找教学场所,网织治学人才,欲兴讲学之风。

  说到湛若水可是王阳明“一见定交” 的好朋友。湛若水师从陈献章研习心学的资历比王阳明要早,但科举入仕却比王阳明迟得多。介绍他俩认识的是时任翰林院修编的粤人刘存业。刘存业是东莞人,湛若水是增城人,他们不单是广东老乡还是东江近邻了。那年初进翰林院见习的湛若水带着自己的诗作《游罗浮》前去拜见乡贤,刘存业看后赞口不绝。除了回赠《游罗浮次甘泉韵》诗两首外还引见他拜识王阳明。由于两人都对心学有着浓厚兴趣和相当的研究,故同有相见恨晚之感。阳明先生称若水为同志,亦确是志同道合之人。在王阳明贬之龙场之时,同僚故旧因害怕受到牵连遭到刘瑾的打击报复,不敢与之往来,惟湛若水不但前去宽慰送行,还写下《九章赠别》一诗。到正德三年(1508)又写下在梦中与阳明相见的诗《戊辰腊二十七梦王安伯兄》。正是湛若水的这种患难真情,陪伴王阳明度过了人生最低迷最灰暗的日子,成就了“龙场悟道” 的人间神话。一别数年间,湛若水后来者居上,待王阳明回京之时,湛若水己是翰林院修编,并兼任经筵讲官。经筵讲官这个官职是专给皇帝讲授儒家经典的老师,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胜任的。湛若水利用这个特殊身份和人脉,非但为王阳明的回京复出暗中助力,还很快找到了讲学的地方一起办起了京都书院。

  王阳明为什么如此喜欢讲学?不是他好为人师旧习难改,他正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完善充实他的心学理论。他认为讲学是两个概念,一个是“讲”,另一个是“学”。通过“讲”自己也“学”到了东西,故古代大凡能成就大事业、大学问的人,都是经过“讲” 的历炼。王阳明认为,这个做老师的过程亦是“事上炼” 的过程,更是一个总结归纳,系统化、理论化的完善过程。王阳明的京都讲学开始之后,不单吸引了诸多学子,连许多在职在位的高官权臣也拜他为师。比如乔宇,这个曾是王阳明贵人的户部左侍郎的大官儿,就曾来向他讨教如何学习和成就事业的问题。王阳明讲述精辟,理论高深。他总结出“学贵专,学贵精,学贵正”这三条,每一条都外延甚广,内涵极深,既言简意明又相互贯通。特别是“学贵正” 见解新异独到,诠释了“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深刻含义。

  到了正德十一年九月间,王阳明与湛若水正在京城一边做官,一边讲学,干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朝廷突然又来了一纸任命,任王阳明为都察院佥部御吏,巡抚南、赣、汀、漳。这可是手握实权的中央特派员了。在明朝官制中,巡抚的权力独立于地方行政系统之外,直接对朝廷负责。而古代的南、赣、汀、漳是现今的赣、闽、粤、湘四省交界的广大地区,可见王阳明管辖的地盘有多么辽阔广大。

  王阳明打小的愿望是读书做圣人而不是做大官。这个都察院佥部御吏的官职若对一般的人来说,肯定是受宠若惊感激涕零了。而王阳明却是心静如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不是准备着整装赴任,谢恩辞行,而是想着如何来辞去这一职务。他想起古人李密的《陈情表》,于是便学着给皇上写《乞养病疏》。谁都知道王阳明的特长除了讲,还会写,无论是他的诗和文在后人编的《古文观止》中都占有一席之地。他相信既然李密的《陈情表》可以感动皇上,那么他的《乞养病疏》也一定能打动朱厚照。无论是表还是疏,都是古人向上反映情况请求事准的公文形式,类似今人的请示报告。奇怪的是,历史上往往有很多近似或雷同的事情,不知是机缘巧合还是冥冥中的上苍安排。读罢李密和王阳明的辞职信,你会发现以下几个出奇相似的地方。一、两人都是在45岁皇上提拨重用的时候书面提出辞呈归隐,理由都是回家侍候老祖母;二、两人都是幼失母爱,靠祖母一手抚养长大,且祖母时年九十有六;三、两人都在信中都表示先尽孝再效忠,待祖母百年之后,即返官场,再为皇室朝廷尽犬马之力,赴死不辞。惟一不同是王阳明还比李密多了理由,就是身体有病急需医治。请看阳明是如何乞的:“内病潜滋,外强中槁”,“ 伏乞放臣暂回田里,就医调治”。 这话说得够实在够诚恳的了,无非是说跪求皇上暂时准我回到老家养病治疗。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大相径庭,李密的《陈情表》把皇上感动了,朱笔一挥:恩准;而王阳明的《乞养病疏》虽然还多了一条的理由,得到的却是如此批复:“既地方有事,王守仁着上紧去,不准辞避迟误。钦此。”是王阳明的文笔不好?是王阳明陈述的理由不够充分?还是王阳明想小病大养借故讲学让皇上察觉出来?都不是,是地方叛乱朝廷急需用人,有个王琼的当朝大臣向皇上力荐王阳明前去南、赣平乱。

  明代中后期,百姓的税赋越来越重,江南地区尤甚。南、赣、汀、漳由于地处四省交界,实算山高皇帝远的边地。地方官吏更是巧立名目重重盘压剥削百姓,当地民怨沸腾。许多农民因抗税而不得不揭竿而起,有的聚啸山林,沦为劫匪,有的拉起队伍,攻城掠寨。时任兵部尚书的王琼曾多次调兵遣将前往平息,但匪患此起彼伏,愈演愈烈,甚至有大爆发之势。王琼极力向朝廷举荐王阳明出任巡抚之职,他深信王阳明出山可以解此危急。其实王琼与王阳明并不熟悉,他对王阳明的了解多从僚属的口中获知。他还从王阳明的庐陵任上和后来的政绩考察出这个人的气场很大,能量很大,尤其是阳明心学理论形成之后,对朝廷官员影响更大。王琼是个政治能人,他在明代与于谦、张居正同被誉为官场的三大奇才。由此,他的识人用人以及举荐当然具有不可逆转的力量。据说这份圣旨是王琼代拟的,但代拟也代表了皇上至高无上说一不二的权威。既然地方有匪患,王守仁你作为朝廷命官,必须尽快赴任,不能辞职更不能延误战机,否则就是抗旨。王阳明接到圣旨后,仍心有不甘,他亲自跑去拜会王琼,再次申述原委,他甚至发牢骚地说,我年轻时想做事想打仗你们不用我,硬把我放到龙场驿站去。今年纪大了,四十五岁了,身体又不好,老了怎么打仗?再说我是文官,讲学,做学问还可凑合,叫我带兵打仗,这事我怎么干得了,我从来都没有打过仗啊,一点经验都没有啊。但不管王阳明如何好说歹说,说的理由多么充分,多么恳切,王琼就是不松口。

  事已至此,王阳明还有什么好说,再不去就是抗旨了,抗旨就是死罪。于是他只能回家仓促准备前去南方赴任。正德十一年初冬,王阳明带着那顶都察院佥部御吏的官帽儿和几个学生上路了。这一次远赴岭南,他将用自己强大的气场和心学理论来实践一项全新的军事工作,并实现他人生立言、立德、立功的伟大抱负,这是后话。(完)

·上一篇:苦难的乡邻——关于《友哥》 ·下一篇:永远的《白鹿原》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