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作协动态 +更多 

公告公示

协会新闻

学会、县区作协文讯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作协动态 > 协会新闻 > 内容 

拥抱春天 绽放美丽

作者:惠州市小说学会  发布时间:2019-3-6 17:02:15  点击:494次

——惠州作家举行女性文学作品赏读和创研会

     

“在文学创作上,女性有其独特的优势,情感更丰富、表达更细腻……”“一些女性作者往往关注自己内心较多,关注社会较少,作品要贴近生活、紧跟时代……”3月5日,在“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为庆祝“全国两会”胜利召开,惠州市作家协会、惠州市小说学会举行“铁凝等女性文学作品赏读会暨惠州作家女性文学创研座谈会”,近20名作家代表出席活动。会上,女作家们各抒己见,畅谈文学创作。

交流分享三位女作家文学作品

座谈会上,与会作家对铁凝、迟子建、王安忆三位女作家的文学作品表示敬意,“铁凝的作品具备鲜明的女性视角,用女人味极浓的叙事口吻,来挖掘女性生命的本相。”据介绍,铁凝的《玫瑰门》里是一片女性心理的世界。铁凝大胆地走了进去,深入到女性生命最隐秘的角落,写出了女人的让人反胃、卑琐、丑陋的,男人所看不到的方方面面。从性别的角度展示人性的复杂及其脉动。这对于女性文学来说,无疑是一个重要的突破。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小说学会会长吴振尧畅谈了自己对王安忆的“三恋”(《荒山之恋》《小城之恋》《锦绣谷之恋》)小说的阅读感受。 吴振尧说,“三恋”在女性文学中第一次揭示了生命的内在冲突,对女人的痛苦,女人的悲剧给与了极大的关怀。“三恋”的深意还在于:女性自审意识是与女性生命意识一起复苏的。

吴振尧透露,惠州市小说学会成立十多年来,惠州女性文学创作还是一个短板,特别是以女性为主人翁的长篇小说不多。他认为,男作家写女性的文学作品更有广泛的社会意义,并结合自己创作的《萍水相逢》《人日》《桂花飘飘》等作品中的女性主人翁形象分享了自己的创作经历和感受。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市作家协会理事市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周后运对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作了分析感受,他认为这是一部女性作家所描述的的少数民族史诗,以独特的视角回顾了鄂温克民族的历史,塑造了以达玛拉、妮浩和伊莲娜等为代表的一系列栩栩如生的女性形象。他结合自已创作的中短篇小说集《东江情话》中进城务工青年徐玉婕的女性形象,折射出当代中国在社会、文化转型期所产生的一些精神现象和心灵矛盾,展示了新一代女性青年在事业和情感上产生的困惑。

     广东省作家协会员、广东省评论家协会会员、惠州市散文与散文诗学会副会长兼秘书、大亚湾区作协副主席长李建毅座谈时认为:自已简单分享了阅读中国著名女作家铁凝、王安忆和迟子建的文学作品时代特点、创作语言风格和创作题材风格。

     重点分享了惠州市部分女作家文学作品的特点、优点和创作成绩。如木子红的诗歌“真于性情”,对诗歌语言纯净的理解,语言的重构、意象的润物细无声和她宁静的心灵追求。

 苗理洁散文场景转换不露声色,整个文章地直抒胸臆,表达酣畅淋漓。三是善于把家族历史至于国家和民族的历史洪流中,并融合在一起。

 林丽华对民间文学的贡献,包括她对田野调查精神地坚守,科学写定中对民间立场避免思想现代化和避免表现非民间化的成果,构成了她对民间文学和文学整体地贡献。

 周小娅小女子散文的文字的凝练、表现的豁达,生活化的文学生活表现手法的成功运用等。

 林艺燕早期小说鲜活人物构架,对生活现实的成功反应。

 李艳近期作品语言风格的追求,作品的后期爆发力。

 陈文端散文的一是运用杂糅写法,使得文章读来别具一格。其次运用文辞欲扬先抑,使得文章读来富有弹性。再次,运用细节描写,让文章平添生活乐趣。

 林秋萍作品的语言的干练,特别是她作品诗意化地场景描写构成了她独有的作品特色。

 刘明霞散文善于捕捉瞬间的感觉。总能在你的不经意中悄悄地抒情,天然琢成。同时是她的语言在清新中透出空灵、清幽。

 强调惠州女作家文学成功和不足,特别是作家们对文学批评与文学创作的深度理解。作家就像运动员,文艺评论就像教练。并不是教练就一定比运动员厉害。相反奥运场上许多运动员比教练的运动成绩好得多,比如刘翔不知比孙海平跑得快多少倍,但这不能说明刘翔不需要教练。当然,孙海平也需要远动员。运动员与教练的合作关系的欠缺是作家创作提升的最大障碍,只有文艺评论与文学创作相辅相成才能让文学创作更快地进步。

 

女性文学创作应贴近生活照亮人性

会上,我市女作家周小娅、苗理洁、徐英、林艺燕、林丽华等结合自己的创作经历分享了自己的创作感受和对女性文学创作的看法。她们认为,女性文学创作应摒弃传统观念和套路,追求新时代的潮头思路,贴近生活,照亮人性。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市作协主席陈雪对市小说学会举办此种沙龙式的文学鉴赏和创作研讨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赞扬。他简要回顾了中国女性文学的发展历程。“与西方相比,中国女性文学总体上多一些社会政治色彩,也更富‘母性’,更珍惜家庭伦理关系。”陈雪还介绍了惠州本土女作家的创作情况,并勉励在场的女作家们紧跟时代的步伐,创作出更多的精品。“文学是有生命力的。我们惠州在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伟大征程中,特别要加强对新时代女性文学形象的创作和塑造,让更多的女同胞感受这个时代阳光向上的氛围。”

三八节听听惠州女作家的创作心声

俗话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在文学创作领域,女性以其独特的视角发挥着不可代替的作用。昨日,记者从惠州市作家协会获悉,目前,该协会共有女性作家119人。近年来,惠州的女作家们坚持与时代同行,与人民同心,创作出不少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精品力作。“三八”妇女节就要到了,一起来认识一下我市部分女作家,听听她们的创作心声和对人生的感悟。

周小娅:

文字具有捕捉浮世而又脱尘的精神气质

在惠州,不少人读过周小娅的文字。她的文章温情睿智,读起来亲切自然。周小娅来自湖南,1993年寓惠,是个专栏作家,也是省、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了散文集《女人的心事》《清水无虾》《落花流水》《我爱鱼儿我是猫》《爱情问诊书》《梅子黄时》6部,其中《清水无虾》于1995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1996年12月再版,全国新华书店发行。

昨日,周小娅跟记者分享了她的创作心得。周小娅说,她的文字,介乎于文学与非文学之间。说文学,是散文随笔,说非文学,是记叙生活。不高深,不唯美,不时尚,一任平凡天真纯粹。有读者曾对她说,“有时受了委屈看看你的文章就觉得没什么受不了的,欣赏你的心态。”周小娅认为,一个健全的心态就是最有力量的生活智慧。

周小娅说,在惠州25年,饱食惠州饭,尽抒惠州情,在这一方山水空翠啁啾。不管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身上都要有一种积极向上的力量。“我是一个狂爱‘瓦尔登湖’的人,是一个在俗世里文艺着的人,是一个在生活的真相里俏皮的人,是一个承受了各种创伤仍然能发现世间点滴美好、仍然对生活有珍惜之心、仍然活得天真烂漫的人。”正是如此,她的文字才具有捕捉浮世而又脱出尘俗的精神气质。有一种作家叫“生活派作家”,生活乐趣或酸楚在烟火中足沉其味,不刻意注重观念的灌输却渗入蕴涵。这,说的就是周小娅吧。

苗理洁:

用心描绘惠州的秀丽山水历史故旧

苗理洁是惠州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省、市作家协会会员,从少年时迷恋文学到著书立说,走过漫长的路。她写小说,更多是写散文。她以真挚的情感,清丽的笔触,描绘惠州的秀丽山水、市井生态以及历史故旧。著有散文集《水城故事》、《逝水流痕》、《水韵鹅城》等。她的作品,从不同的侧面反映惠州近百年的历史风云、民俗民风,组成一幅幅描绘惠州百年来风土人情的长卷浮士绘。

苗理洁在分享创作心得时说:“惠州有着一千四百多年的建城史,是个有根的城市。厚重的历史,丰绕的山川物景,令我的写作有取之不尽的素材。我不能不感叹上苍是这样眷顾惠州,江海湖泉都汇聚在一起,组成城里城外绚丽多姿的风景。我如水中嬉戏的孩子,被多情的山水濡染,不知所措,流连忘返。”因此,她走进茶山,走进古村海岸,在烟火迷离的生活深处,寻找这座城市过去的记忆与现在的轶闻琐事。“不忘初心,于我而言就是坚守传统,书写历史与风俗、风景与风情,与父老乡亲重温一个个故事,回味一段曾经的往事,是一件愉悦的事情。”

苗理洁的散文离不开写水,三本散文集被人称之水系列。“水是惠州的灵魂,也是惠州人的财富。水,滋润惠州人的生活,也温柔地抚慰我躁动不安的心灵,令我以平和的心境,去目及故乡的山水,拥抱这片云蒸霞蔚的土地。”苗理洁说。

 

林丽华

写作让日子过得充实和满足

林丽华,笔名田梨花,惠东平山人,现任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她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省、市作家协会会员,惠州市、惠城区“非遗”专家评审委员会成员。

“作家在我的心里,是一个高尚的名词,我仰慕作家,以前是,现在也是。”林丽华告诉记者,在她38岁以前不曾做过“作家梦”。那时,她工作繁忙,家庭担子很重,但再忙,她的床头永远放着一本每天躺在床上必读的书。比如《林海雪原》《欧阳海之歌》《红楼梦》等等,还坚持写读书笔记。

读书的积累让她慢慢开始尝试写作。林丽华说,她真正写小说从1990年开始,发表的第一篇短小说是苏方桂老师主编的创刊报《惠州文学报》发的那篇《礼物》,从此她走上了写作路。1995年5月,她出版个人作品集《终会有缘》。之后又先后出版散文集《梨花散文》、报告文学集《沉重的翅膀奋力飞翔》、中篇小说集《官道》、纪实文学集《民间纪事》、《万树梨花开》等个人文学专集。其中,个人作品集《终会有缘》填补惠东无人出过个人文学专著的历史空白。

“写作,离不开生活,否则就是那些空洞的套话,即使用词再美,也会显得空乏无味,苍白无力。”谈及创作心得,林丽华说,写作就是要学会用眼睛看世界,用心与人交往,“用我手写我心写我文”,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幸福的,这就要求作者怀着对生活的巨大热情、对美好人生的赞美的心态来写作。

林丽华也向记者分享了她的人生感悟。林丽华说,人生有许多东西总不如意,写作的路更是不平坦,但不管怎样,都要又一颗坚定的心。“我此生与写作结下了不解之缘,我觉得只有这样,我的日子才过得充实和满足,只有这样,我的眼前就会充满阳光,所以,我从来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林艺燕

学到老写到老为人生最大乐趣(小)

林艺燕,广东梅州客家人,在惠州居住20余年。1996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以写小说、散文为主,作品曾发表于《小说月刊》《女友》《佛山文艺》《南方日报》《广州日报》《深圳特区报》《惠州日报》等各种报刊。

林艺燕近年痴迷随笔,认为随笔适合自己更随心的反映个人微观和社会大同,并开通个人微信公众号“闲聊闲话”收纳自己原创的生活观点随笔,定义公众号风格为“放眼社会,细观己心,与社会交融,不丢失自我”。

林艺燕认为,身为女性,对写作要有传承、有担当、有思想、有个性,文字应该呈现现代女性人文精神内涵,这种内涵既要有女性方面的微视角,也要有社会世相的大广角。“行文观点既要有社会性,也要有独立性。”

林艺燕说,女作家应以细腻的女性特质,细观社会发展的风向,并为此作出文字上的反应,接纳各种美好,也迎面各种矛盾。“写作者要致敬传统文化、关注时尚潮流、把握时代脉搏。知识层面决定思维层次,从而决定写作格局,‘学到老、写到老’,为人生最大乐趣。”

   木子红

   试着在诗歌中寻找自己的声音

木子红是湖南人,省、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大亚湾区作协主席,《大亚湾文艺》主编,出版了长篇小说《事隔多年》、中篇小说《最后底线》、散文集《万叶千声》等。

木子红说,她一直把自己称为阶段性的作者,如候鸟。这只候鸟,既是现实世界中的候鸟,同时也是幻想世界中的候鸟。她的文学主张是“在小说散文和诗歌中跳一曲每节三拍的圆舞。”

木子红告诉记者,她是从初中开始对文学产生兴趣并开始创作的。“我读初中时,语文老师要求我们每星期交一篇周记,老师会从周记中挑一两篇范文在班上朗读,而我的周记几乎都会被老师选中,这极大地激发了我对文学的热爱,时常会不由自主地写些读后感之类的小文,这大概算我的文学创作练习的启蒙吧。从那时开始,我就走在了‘不在写作,就在去写作的路上’了。”让木子红坚持的动力,是出于愉悦自己的需要。因为,“写作真的让我很愉悦,既能很好地表达自己,又可以尽可能地通达他人。”

木子红也非常喜欢诗歌。“我试着在诗歌中寻找自己的声音,挖掘出个人经验,与此同时,我也下意识地把个人经验提升到整个时代的共性经验的高度上来。”木子红说,她希望自己的诗歌立足于生活的基础,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让诗句先在自己的记忆上刻上年轮,然后在读者的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徐英

5年时间艰辛创作出长篇小说《筑巢》

徐英,女,祖籍内蒙古,省、市作协会员。从小就有文学梦的她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并利用业余时间读了大量国内外文学书籍并在一些刊物上发表作品。上世纪90年代下海经商,做过商场经营、酒店管理、房地产策划等等。后就职于一家惠州市本土以房地产为主营的龙头企业,至今已从事20年的物业管理。工作之余,徐英凭着自己对这行业的了解和热爱,用了5年的时间艰辛创作出长篇小说《筑巢》,于2005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此书荣获粤港澳大湾区(惠州)改革开放40周年最具影响力长篇小说奖。

    《筑巢》讲述了大学生金梦怀着美好的梦想从北京来到了陌生的沿海城市,与相爱多年的恋人喜结良缘。为了不虚度年华,她走进了一家房地产企业,从售楼员做起。正当她大显身手的时候,她的丈夫却锒铛入狱,茫然失措的她身边有着一群朝气蓬勃的创业者,使她走进一群房地产开发者波澜跌宕的故事中……金梦以顽强的毅力和现代女性的气质与魅力,克服重重困难,终于重新筑起新的爱巢。

全书以房地产的策划、开发、销售为主题,反映在房地产业里,处处隐藏无商不奸,然而奸诈中带有点点滴滴的温情,折射出人生的多少智慧。

 

 

   李艳

  既能在生产一线忙碌又能在书桌伏案写作

李燕霞,笔名李艳,祖籍河南焦作,在上世纪90年代末南下,混迹在打工的芸芸众生之中,被东莞港企的繁忙淹没了所有的梦想。

李艳告诉记者,她2006年定居惠州,但仍然一直在东莞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参加了惠州的“微风廉影”的征文,不料拿了个二等奖。意外获奖激发了李艳儿时的文学梦,于是在东莞创业期间,笔耕不辍,坚持在工作之余练笔。2016年接触到惠州文学圈,于次年初加入了惠州城区作协,这无疑对自己又是一次提升的机会。

在作协领导和老师文友们的关怀下,多篇作品陆续发表于《东江文学》《惠州文艺》《惠州日报》《小说选刊》等。

李艳说,作为新惠州人,虽常年在东莞创业,却心系惠州,一直抛不下对文学的爱好。日常工作中,她是个既能在生产一线忙碌,又能在书桌伏案写作的平凡人,以内心对文学写作的热情,追逐自己的文学梦。

 

林秋萍

文学让她永远保持着一份少女情怀

林秋萍是惠东人,省、市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出版了长篇小说《把一片爱挂树梢》。用她的话说,自己在创作上还是一个新人,需要不断加强学习。

林秋萍告诉记者,她与文学结缘应该是从少女时代。少女时代的她很爱看书,最初看的是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的作品她都看过。后来又喜欢上张爱玲、三毛、亦舒等人的作品。

  林秋萍说,因为喜欢读书,后来开始喜欢上写作。“我觉得写作可以让人远离浮躁,让自己的心变得宁静。因为写作,河流也变得很美,花开让人心醉。”林秋萍说,写作为她打发了许多寂寞时光,也排解了许多生活中的烦恼和困惑。慢慢地,在写作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每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发表在报刊上,都会给她带来一些淡淡的喜悦。“偶尔获奖,那是一种多么激动人心的时刻啊!”

“春天了,我写那些花儿;夏天了,我写阳光的热烈;秋天了,我写收获的甜蜜;冬天了,我写太阳的温暖。”林秋萍说,文学和写作就像春天的甘泉雨露,让她永远保持着一份少女情怀,静洁甜蜜,远离喧嚣。

 

      陈文端

     不断努力找回自己的文学梦

      陈文端来自潮汕,为省、市作家协会会员,如今家住惠州,她的文章处处可见对生活的喜爱。2017年出版了散文集《采集香味》。

陈文端说,她从小酷爱看书,像许多沉迷书本的人一样,自然而然就做起文学梦。年少时,觉得自己未来也可以成为琼瑶或三毛。然而,生活并没有向她想象的方向走。最初离开学校时,陈文端还满怀着对文学的热爱,准备踏上追梦的征程。然而,环境、心境、种种原因,使她“渐渐把我的梦丢了”。在丢失梦想的岁月里,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 终于在某一天,陈文端又重新拿起了荒疏已久的笔,试着去写一篇久违的“作文”。

因缘际会,2006年陈文端意外在网上发现了“惠州文学论坛”,里面有很多惠州的文学发烧友,深深地吸引了她。“当时的我,就像一个跟组织失去联系多年的人,独行了漫长寂寞的路,乍然发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这里,惊喜交加,就跌跌撞撞闯了进去。”在惠州文学论坛,她得到了许多老师的热心指教和真诚鼓励,她也一直坚持了下去。

慢慢地,努力终于收获了果实,2017年,陈文端出版了散文集《采集香味》。“终于没有与那个爱文学、做过文学梦的自己彻底失散,这对我是最大的安慰。”陈文端说。

 

 

(参会作家合影)

·上一篇:市作协举办《孤独之光——律师诗.. ·下一篇:《东江客家文化根和魂》举行书稿..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