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报告文学 > 内容 

树根、草根、张根

作者:毛锦钦  发布时间:2018-8-15 8:44:34  点击:585次

——记博罗县作协副主席张根

 

他,年过花甲 ,退休后多喜临门:超龄“服役”县政协委员;全票当选县文联副秘书长;评上中级职称;步入广东省省作协会员行列。

他,身退心未退,离岗不离责,退休不褪色,积极发挥余热,甘当文联的“服务员”、宣传部的“参谋员”、作家协会的“管理员”,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继续发光、添彩。

这是一位仅有初中毕业,长期在文化部门工作的“小人物”。

他,就是博罗县文化馆退休馆员,县文联副兼秘书长、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罗浮山文艺》主编,名叫张根。质朴、谦和、睿智、坚毅……

 

                     你是农民

罗浮山南麓和东麓,有一条东江支流,南麓段为中、下游,叫沙河;东麓段为上游,叫横河。在横河的显岗水库区内,有一个被水淹没的古村落,因村中当官者有百人之多而称“百官坳”。在显岗水库未筑之前,百官坳虽已残墙败瓦,但“石桅杆”麻石底座,依然矗立在废墟的前面。这种有以示荣耀和激励后人的文化遗存物,深深地吸引着邻村的张根。每当他放学回家,或放牧途经,他都会在“石桅杆”前站立,凝望……出人头地的欲望,悄悄在幼小的心灵中滋生……张根自幼聪颖过人,口才特好。七、八岁时就能将听来的故事加以编述,讲给左邻右舍听,大家都亲昵地赠他“小聪明”的绰号。

张根生不逢时,正当风华正茂的时候,爆发了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高考取消,初中毕业后,他就失去了上学的机会,又由于各方面的原因,读高中的机会也成泡影……他耕过田,种过地,放过牧,当过生产队的记工员,经受过说不尽道不完的酸甜苦辣。然而,心气较高的他不甘心像父辈那样,一生困守在这块土地上。知识改变命运,他发誓要化犁为笔,开垦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地。

少年时代曾经做过的那个色彩斑斓的作家梦,依然梦牵魂绕。

他知道,当一名作家,并不是那么容易,需要长期的努力。于是,白天,他,“足蒸水土汽,背盖炎天光”,投笔扶犁,于田间苦苦劳作;夜晚,他,“头悬梁,锥刺股”,弃犁执笔,在纸上默默耕耘。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道酬勤,张根的小文章写得生动流畅,经常被县、社广播站采用,他成了闻名乡里的“小作家”。地方干部把他当做“小秀才”委以重任。

张根20岁那年,大队安排他当小学民办教师,他迈开了追梦的第一步。从此,他日复一日地在讲台上传道授业;年复一年在文学创作道路上前行。他多么渴望能用用文字来表达自己对家乡、土地、锄头、粮食的热爱。起初,边写边投,边投边盼,每一次投稿,都是一次漫长的等待,他昼思夜想,他多么渴望,自己用心血写成的文字,在报纸杂志上变成铅字,然而,等到盼到的却是失望。每一次投稿,要么是“原稿退回”, 要么是石沉大海……每一次投稿,都是一番冷嘲热讽。一次,他从公社邮电所拿着退稿信件沮丧回到村里,几位村人在议论着,一个说,大作家回来了;另一个说,能当民办老师是行运了,野心别那么大!有一个竟然对着他说,你是农民,想当作家?咱村没有这风水啊!……更难堪的还在后头,有一次,张根接到惠阳地区写作学会培训通知时,他的伯母跟别人说,可能搞错吧,生产队长都没得去,他也能去惠州开会?

面对接踵而至的封封退稿信件,他没有心灰意冷,倍加珍惜那封封退稿信,他掩卷深思,追溯兰因絮果,寻觅可资借鉴的为文诀窍,取他山之石,以攻己之玉。

面对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张根心静如镜,面对显岗水库静静的水面,凝想着水中“百官坳”的“石桅杆”和对它的承诺,他思绪万千。他意识到,要成为一位作家,道路还漫长,只要坚持不懈,坚信有那么一天,梦想就会成真。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笑去吧。

他矢志不渝,坚持不停地学,不停地写……

     

我是作家

学海无涯,唯勤是岸。

为了提高写作水平,他经常参加地区、县函授写作班学习,还参加了河北文学院写作函授和广西《柳絮》创作函授学习。1985年,被河北文学院写作函授班评为优秀学员,获得了人生第一本荣誉证书。他凝望那红色外皮、烫金字体的荣誉证书,一股激流在心头上涌动,灼热的目光越过屋前的翠竹,看到了通往黎明的一丝曙光,那份特殊的荣誉证书也将时时鞭策他奋勇前进,永不停息!

为了获得更多的创作经验,他买回一些文学杂志认真阅读。那时候,他唯一的嗜好就是一心“死读文学书”。他努力去研究文章的结构、语法、修辞,细细揣摩写作的门道。他写的日记本、作文本不知写了多少本,构思的小说稿,散文稿,写了、扔掉,然后再写。他一直在寻找机会,他相信,他的努力不会白费,汗水不会白流。

为了拓开视野,交流写作经验,早出成果, 1985年,他牵头组织了一个由12名青年组成的文学社,取名“东江文友”, 一种“书生意气,挥斥方遒”之激情,在那火热的岁月中燃烧着。文学社的成员有的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是文学爱好者,有的是民办老师。“东江文友”可能是解放以来,博罗最早的文学社。文学社每个月集中一次,交流学习体会,欣赏文学作品,分享习作的快乐。这种以文会友的交流式的学习方法,大概是文学笔会的最初形式。文学社不定期出版《东江文友》刊物,尽管是合伙凑钱的、没有注册登记的油墨印刷,但每当捧着它,一种难以形容的高兴,总是在张根的心理持续好好几天。

他很快掌握了文学的写作规律,他不止在加强文学修养、锻炼文学表现技巧上作了艰苦的专研和实践,而且在提高思想政治水平、深入生活方面,作了不少的努力。

白天,他在学校上完课后,与妻子一道作耕田地;晚上,调灯写作于陋室。夏夜,为防止蚊叮虫咬,他穿长筒水鞋;冬夜,家里人在烤火取暖,而他独处一室埋头创作。累了,一支草烟解困;饿了,一碗剩饭充饥。今日如是,明日如是,天天如是。

功夫不误有心人,辛勤汗水换来成功喜悦198512月,他的第一篇散文《红色的梦》问世了,拿到《长城文艺》用稿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流泪了,妻子也流泪了,百感交集,此时父亲的形象,在孩子的心目中高大起来了。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付出多年的艰辛终于得到了回报,红色的梦幻已变成现实。他冲着滔滔的江水大喊:“我是作家”。

他坚信失败是成功之母,他更坚信上帝所说的因果报应。他感谢上帝,更感谢与他相依为命的妻子。他曾经常常怀疑过自己的人生选择,写作,它真是自己存世的方式吗。有一次半夜梦中惊醒,他一骨碌起床,一把抓住妻子的手问,真的能成为作家吗?妻子嘟噜了一句,“相信你”。就是一句“相信你”,苦了妻子,成全了他,张根的心在酸疼,在流泪!为了自己的梦想,家里家外的活她全包了,本来家境况不佳,她硬是把卖猪、卖鸡和卖鹅的钱,给他买书,买稿纸,读函授……他望着衣着朴实、身材瘦削面容清癯的妻子,张根情不自禁地向妻子说:“谢谢你,老婆”。   

开弓没有回头箭。张根的心里十分明白,既然选择了文学,无论这条道路多么漫长,多么艰难,也要坚守屈原先生那句哲理名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充满荆棘的文学大道上坚持走下去。

人们常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十年的期盼,终于在艰辛和苦涩开放出鲜艳“腊梅”。自《红色的梦》在《长城文艺》刊登后,一发不可收拾,他所投的稿件几乎都是“百发百中”,每投必登。一个自学成才的草根作家,在罗浮山下渐渐小有名气。

苍天不负有心人。1989年,圆梦的机会终于向他翩然走来。随着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他被破格招入博罗县文化馆(创作室,成为专职创作干部。张根文学生涯的一个新起点由一个土生土长的泥腿子变成了领工资的文化工作者。虽然身份地位变了,可他身上的土气未消,他关注农村、关注基层的视点未变。他走遍博罗县的山山水水,把农民的所思所想、所念所盼,把农民的喜怒哀乐都通过风趣幽默的笔生动地反映出来。如《墩哥哥》、《船女》等,都是反映改革开放时期农村题材,人物栩栩如生,情节扣人心弦,文笔精彩干练,读起来倍加亲切。

在成绩面前,张根保持清醒的头脑,他知道县级文化馆以文艺创作、文艺培训、美术辅导、组织活动、组建业余团队为主要业务,是一个综合性的文艺事业单位。县级文化馆是基础文化单位,职能分工不专一,工作都是交叉重叠。譬如,下乡演出的时候,全馆倾巢而出。而张根不是演员,他自然成为舞台、灯光安装、拆卸的苦力和演出场地的保护员。他亲力亲为,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几十年如一日。

张根是一个聪明人,他先见之明地认识到自己的先天不足:资历不深,学历不高,写作水平和知识面,远远不能适应工作的需要。而且,文化馆是文人荟萃的地方,要站稳脚跟,立于不败之地,就要提高业务水平和拓展知识面。于是,在进行创作的同时,他如饥似渴地充电。他参加广东省群艺馆、省艺术研究所举办的编导和写作培训班学习。1993年,他参加了广东省文学院第五期作家培训班学习。在学习培训期间,他聆听了著名作家韦丘、欧阳翎、黄培亮、杨羽仪、诗人洪三泰、西彤的知识传授和谆谆教诲,作了大量的学习笔记,拓广和掌握了多种文学体裁的写作技巧,为他在后来的文学创作奠定基础。

在后来的写作实践中,张根的文学,形成了朴实、欢快、诙趣、幽默、理性的写作特色。他渲染环境时,刻意求新,颇费心匠,你会感到身在其景,心在画中,如《罗浮三章》的景物描写:“穿行在碧波荡漾的白莲湖畔,迎面吹来阵阵沁人心脾的山风,仿佛洗去却了一路的疲惫,令我兴趣盎然,心旷神怡。那云雾缭绕的狮峰,那掩映在参天大树中的寺观、琼楼宇阁,那玉立的湖心亭,那摇曳的游船,那一张张喜形于色的脸庞,一切都令人赏心悦目,使人如身置于超尘脱俗的仙境之中……”刻画人物,如闻其声,如见其人我印象最深的是那篇散文《望叔公》,透过“毛糙鬼”望叔公鲜活可爱的形象和他“当媒人赔爱女”的故事,揭示人的本性与客观现实的冲撞诠释了离土不离乡的恬淡情怀。从作品的艺术风格来看,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说的是农民身边发生的事,用的是鲜活的群众语言,浅显直白、幽默风趣,非常契合农民的审美情趣和欣赏水平

2004年春,张根兼任中共博罗县委机关刊物《罗浮》编辑,一副重担悄悄地压在张根的肩上,一个更广阔的舞台等待着他施展才华。八年来,他踏遍了博罗所有乡村,参与了数不清的采访活动。他把对博罗的情怀全部倾注于“博罗风情”专栏,用汗水、用心血撰写了一批颇有文史价值的文章。如《横河风情拾零》、《阳春三月探长塱》、《走进洋景坑清代古战场》……这一篇篇“博罗风情”问世,在博罗当地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从此,以刊登理论文章为主的《罗浮》,有了“博罗风情”等文学专栏的衬托,其风格,其特色,让人叹服,它不仅是当地内部发行的刊物,它不仅是党委、政府的喉舌,也成为博罗文人墨客所尊崇的杂志。

                 瓜熟蒂落

张根成为博罗县文坛的行家里手,写小说、散文、诗歌、传记、报告文学,样样熟手;创作小品、剧本、广播剧也少有名气;文学刊物选题策划、编辑轻车熟路

笔耕不辍,硕果累累。张根创作生涯是从1985年发表处女作《红色的梦》开始的,到目前为止,已发表文学作品300多篇,其中报告文学《领飞的头雁》在国家级刊物《中国作家》发表;报告文学《一位东纵女战士的峥嵘岁月》在国家级刊物《中国报告文学》发表;出版了作品集2。先后有散文、小说、报告文学、戏剧小品,广播剧在全国、省、市作品评比中获奖,如:

散文《浮碇岗抒怀》获惠州市“爱我惠州”征文二等奖;

《活动广告》、《探亲》等多个话剧小品获惠州市群众文艺作品评选三等奖;

报告文学《润物无声,春风化雨》获第五届《中华颂歌》全国征文评选银奖;

广播剧《茶山村官》获广东省第九届广播电视文艺类广播剧奖单本剧类三等奖;

报告文学《护送陈毅赴延安》获中共中央组织部老干部局举办的“与党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征文一等奖;同时获惠州市第二届“六如轩”文学奖。

所获奖的文学作品,无论在环境描写、情感表达、话语模式,还是情节结构,都有较强的文学性,严谨的科学性和艺术的真实性。既讲究文学作品的艺术典型,又追求现实生活的典型。

他的文学硕果不仅仅是数量上的优势,更主要是艺术价值上的珍贵和人生价值的实现,这点在基层作家中是罕见的。

报告文学《润物无声,春风化雨》,写的是身患癌症的农村村支书黄俊红拄着拐杖抗旱的感人事迹。张根多次到博罗县公庄镇矮岗村采访,黄俊红的先进事迹和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深深地打动了他,深厚的情感激发了他的创作热情,《润物无声,春风化雨》很快在报刊发表,一石激起千冲浪,随后,来慰问黄俊红的各级领导络绎不绝,采访黄俊红的各路媒体蜂拥而至,黄俊红的事迹传遍岭南大地。之后,《润物无声,春风化雨》在全国第五届“新世纪之声”中华颂歌征文大赛中,获得了银奖。当他人生第一次到北京而且到人民大会堂领奖的时候,他激动的心情如大海的波涛久久不能平静……

    那时那刻,人民大会堂的庄严、肃穆和神圣,手中的鲜花和金灿灿的奖杯,让他由衷地感受到春天是那么的美丽,阳光是那么的灿烂。此时的他,千言万语道不尽,只是心中的感慨万千,只有眼眶的热泪往下滴……

甘为他人作嫁衣

张根的精彩人生,不仅是含辛茹苦文学的耕耘,而且是不为名利的贡献。

秦韬玉诗云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数百年的流传中,这诗句已经脱离原诗本意,成为一种人生和人品状态的比喻——为他人得意而奉献自己。

张根,就是这种人。就以文学为专长为职责为志趣。并非新娘,犹如贫女,但决无苦恨,而乐在其中——喜为他人作嫁衣。

《罗浮山文艺》,创办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是惠州市最早的文学刊物之一。由于各方面原因,刊物出刊断断续续,直至停刊。自1989年张根调入县文馆工作,主编《罗浮山文艺》后,为办好《罗浮山文艺》废寝忘食,筹集资金、组稿、改稿、校对、发行等,他都亲力亲为。刊物23年不停刊,从不定期到定期(季刊)刊发,从内容单一到多样性,开设魅力罗浮、小说视线、人间万象、 散文百家、诗林漫步、长风掠影、在水一方、曲艺专线、雏莺初啼、戏剧天地等栏目。 其中“雏莺初啼”栏目与县内中小学生作者而设,该栏目发现、扶植、培养了大批文学新人。现在《罗浮山文艺》成为了博罗的权威文学刊物,在周边县有一定的知名度

机遇的大门总是为有准备之人敞开2003年县作协成立时,张根当选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负责全县业余作者的组织、联络与写作指导等工作。

鼓励作者创作、投稿,为作者修改作品,推荐、培育文学新苗,是张根文学生涯的精彩一笔。

龙溪镇无业残疾青年张根稳,他喜欢写诗,在张根的指导下,出版了诗集《敞开我的心扉》,并获县第一届“政府文艺奖”,后被龙溪二中聘为图书管理员。

一天,张根收到一位叫邓远新的作者来稿,题目是《菜园风波》,表达不怎么样,可是题材很好,说的是家里的猪母毁了邻居陶红娇的菜地,引发了母亲和陶红娇之间的矛盾纠纷,有较浓厚的赣南乡村气息,作者是江西人,在惠州某家具厂打工,张根用了两个晚上的时间对这篇文章进行了大修改,发表在《罗浮山文艺》上。

 邓远新收到《罗浮山文艺》后,很是感动,专门到博罗找到了《罗浮山文艺》编辑部,张根见他双手沾满了油漆,知道他是家具厂的工人,来一趟不容易,就向他传授写作知识。末了,邓远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10元钞票,说:“张老师,我身上除了车费,就剩下这10元钱了,给您买包烟抽吧。”张根说:“千万别,别这样。”后来,张根请他到饭店吃了中饭,送了几本有关写作的书籍,然后一直将他送上了前往陈江的班车……

县作协会员黄丽霞、钟丽娟分别是博罗师范文学社社长,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文学创作水平有了很高的提高,在各级报刊发表了很多文学作品。

女作家彭琼香经由他推荐调入县文化馆创作组,小品创作很有成就,曾获国家评奖二、三等奖,省市一等奖、二等奖多项。

徐穗辉在深圳发展银行工作退休后在深圳居住。2009年,惠州市出版报告文集《走马惠州新农村》一书,各县作者完成该区的典型乡村采写工作,张根电话老徐,老徐完成了《邂逅桃花源》报告文学采写工作后,一直留在博罗从事写作,先后在《南方都市报》、《东江时报》发表文章,经张根推荐及其个人考核合格,当选为县政协第九界委员会委员。

像这样的实例,举不胜举,数不胜数。

 

二十多年来,张根文学创作的言传身教,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业余作者,作者队伍不断壮大,作家的创作热情越来越高涨,文学精品层出不穷。全县作者200多人,其中有市作协会员36人,省作协会员9人。每年都有多篇文学作品在全国、省、市获奖。  

毫无疑问,博罗县的文学事业,无论在队伍建设方面,还是在质量上,都让人刮目相看。一支庞大的乡土作家队伍在罗浮山下悄然崛起,乡土作家们如频频闪亮的繁星,闪烁在一方热土之上,成为当地一道新的人文景观。

张根是好样的,当作家们亲热地称呼他:“张老师!”的时候,他总是微微一笑。这微笑的后面,更多的是他永恒的追求。

他是把根深扎在文学土壤中的一棵小树。他是一位从农村最基层中依靠着一份执着追求成为周边地区小有名气的草根作家。那个人就是张根。

从事创作数十年,张根笔耕不辍,成绩斐然。锦绣华章,似涓涓流水,滋润了无数读者的心田。同时,他化犁为笔,又化笔为犁,耕耘出一片气象万千的广阔天地,实现了由农民到作家的华丽转身,他用自己的文学成就和人格魅力挑战社会对农民的漠视与偏见,书写了自强不息,与命运抗争的人生传奇

 

(发表于2012年第12期(12月中旬刊总第39期)《中国报告文学》)

 

·上一篇:红豆生南国 粤韵满上南 ·下一篇:当你老了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