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报告文学 > 内容 

铁军!铁军!

作者:徐军  发布时间:2017-9-6 9:42:33  点击:649次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7师第379团,是一支战功卓著的功勋英雄部队,该部队的前身,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第一支武装、叶挺独立团,部队成立九十多年来,先后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五次反围剿,长征时强渡乌江、飞夺泸定铁索桥、突破天险腊子口,抗战时期首战平型关大捷、广阳伏击战、刘老庄连,解放战争首胜秀水河子之战、三下江南、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南线大追歼和解放海南岛,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斗中全歼越军316A师王牌团。这支英雄的部队,更有一个在北伐战争初期就以攻无不克的战功获得的荣誉军魂称号:铁军!

1926年4月,湖南省代省长唐生智宣布:拥护广东国民政府!此举受到北洋军阀吴佩孚、湖南军阀赵恒惕的重兵围攻,唐生智的军队寡不敌众,连战连败,遂紧急向广东国民政府求援。广东国民政府委员会、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等命令叶挺独立团迅速开赴湖南支援唐生智部。北伐先遣队的重任,历史性地落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叶挺独立团肩上。

许多人搞不明白,当时国民革命军一共有八个军,分别驻扎在广东和广西两省,许多部队还紧挨在湘粤和湘桂边境,直接越过省境就可以参战和救援,蒋介石为什么不派其他重兵增援,而偏偏要派远离湖南、驻扎在粤西肇庆的叶挺独立团开赴湖南前线去救援唐生智部呢?

广东省肇庆市西江边的阅江楼,1925年的秋天,叶挺独立团就诞生在这里。叶挺独立团是以孙中山大元帅府的铁甲车队为基础、从黄埔军校选调优秀干部、以共产党员为骨干而组成的部队,是国民革命军最精锐的一支部队,排长以上的军官大都是中共党员。团长叶挺大名鼎鼎,1916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1920年黄皮径战役,叶挺首度率兵作战便一举击溃了四倍于己的敌人,声名大振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兵变炮轰大元帅府,叶挺率领大元帅府的警卫团第二营掩护孙中山、宋庆龄安全脱险。1924年,在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和红军学校中国班学习,同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谋长周士第,营长曹渊、许继慎,连长卢德铭、袁也烈、胡焕文、吴兆生等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和政治干事,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国民革命军序列中,叶挺独立团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第一支正规的团级武装,这支部队一扫往日旧军队的陋习,以黄埔军校的新式方法,和共产党的政治思想工作结合起来训练士兵,经过了近一年的摔打磨炼,期间为稳定国民革命政权,出兵平定高要县反动民团一仗小试牛刀,大获全胜而归,叶挺独立团成为了一支钢铁劲旅,随时整装待发,准备开赴战场。

正是基于上述各种原因,为消除共产党的后患,当时已是半公开反共的、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和假左派,既想利用叶挺独立团来试探一下吴佩孚、赵恒惕等北洋军阀部队的战力,为出兵北伐探明究竟,又企图利用军阀的重兵力量,以此消灭这支中国共产党掌握的唯一武装,把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扼杀在萌芽中,遂单独命令叶挺独立团孤军救援。

1926年5月1日,叶挺率独立团官兵们从广东肇庆紧急出发,经韶关曲江、城口和坪石,翻过湘粤边境的南岭山脉,悄然进入湖南省境内。6月3日,为紧急救援被围困的唐生智部队,奉命行军在最前面的叶挺独立团第二营,在湖南省安仁县的渌田附近,遭遇到吴佩孚部四个团的阻击,北伐出征以来的第一场恶战,就在这里打响了。

训练有素的叶挺独立团二营的全体官兵们,在二营营长许继慎的沉着指挥下,士气高昂,以一个营的兵力与四个团的敌军战斗了整整一天,四连连长卢德铭、六连连长袁也烈等也多次率领全连官兵们与敌军展开肉搏战,战况惨烈至极,夜幕降临的时候,双方仍然处在僵持状态。

第二天早上凌晨四点,团长叶挺、参谋长周士第和一营营长曹渊等分别率独立团主力全部赶到战场。他们不顾极度疲劳,毅然以一个团的兵力,对敌军四个团的防御阵地发起了强攻。敌军对叶挺独立团的突然增兵毫不知情,很快就土崩瓦解了,唐生智部队被解救。叶挺独立团以少胜多,初战告捷,漂亮地打赢了北伐入湘以来的第一仗。

安仁渌田遭遇战意义深远,不负众望的叶挺独立团不但没有被军阀吴佩孚部消灭,反而在首次与军阀的作战中,在敌吴佩孚部四倍于我的不利困境中,发扬勇敢顽强和政治工作的优势,让部队得到了实战锻炼,为未来的铁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作战指挥模式探索了经验。

1926年6月4日,叶挺独立团首战告捷的消息传到了广州,极大地鼓舞了国民革命军全体将士们的士气和信心,也坚定了广东国民政府北伐的决心。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当天便召开全体会议,全体会员一致通过:国民革命军八个军,出师北伐!

当时北伐初期制定的战略是:主攻两湖、警戒江西,集中打击湖南、湖北的吴佩孚集团,中立江西等五省的联军孙传芳。为更加有效地孤立和打击吴佩孚所部,遏制孙传芳部的袭扰,鼓舞北伐军的斗志,叶挺独立团不顾辛劳,奋勇争先,于7月10日率先攻占了湘赣边界的咽喉重镇醴陵,紧接着占领浏阳,有效地保障了攻战长沙的第四军和第七军部队的侧翼安全。

共产党主导的政治思想工作,让民众看到了一支与旧军阀迥然不同的队伍,受到民众广泛的欢迎。适时浏阳天气炎热,传染病蔓延,叶挺独立团派出医务人员为群众施医送药。当时敌军在岳阳设卡,禁止食盐南运,致使民间食盐紧缺。叶挺独立团马上急电广州,运大批的食盐到湖南,解决盐慌。从此,叶挺独立团及北伐军深得民心,人民望风相迎,有的前来密报军情,有的要求参军入伍,以实际行动支粮、支钱、出力来支援北伐,军民关系前所未有地融洽。

长沙和湖南省大部分光复后,叶挺独立团迅即于8月20日,撕破军阀吴佩孚守军的汨罗江防线,挥兵直逼吴佩孚的统治中心:武汉。

湖北咸宁汀泗桥,是武昌的门户。汀泗桥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南北只有一道铁路桥可以通行,易守难攻,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对这一战略要地的重要性,吴佩孚也看得明白,他对手下的官兵坦言:“汀泗桥一旦失守,北伐军便垂手可得武昌城!”因此,他派遣精锐部队前来把守,大有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之势。

此时到达汀泗桥的北伐军是第四军,兵员不多,极度疲劳,他们要对抗吴佩孚的精兵悍将,实非易事。1926年8月26日清晨,战斗打响,北伐军将士从汀泗桥的正面扑上桥头。吴佩孚的军队占据有利地形,阻击北伐军的进攻,同时他们还时常组织千余步兵,在火炮机枪的掩护下进行反扑,一度冲过铁路桥,直逼第四军军部。

在这生死关头,正是叶挺独立团的第一营火速赶来增援,在这次战斗中,一营长曹渊冲在了最前面,一个营对着一千多敌人勇猛地冲杀过去,官兵们都是视死如归的拼命姿态,顽强地将敌军打回汀泗桥对岸,才解除了第四军军部危机。

北伐军进攻受阻,全军上下都焦急万分,千方百计寻找突破口。第二天,叶挺、周士第、许继慎等叶挺独立团的主官们商量,叶挺比喻:“欲知大海,请问渔夫;欲知山路,请问樵夫。”要从背后包抄敌人,就要想办法渡过河去,在当地老百姓的带领下,绕道敌军的背后。

汀泗桥农民汪远福,当时正在潜洪岭她妹妹家走亲戚,刚好在理发,头还没剃完,就答应给叶挺独立团带路。汪远福带着叶挺独立团绕过峡谷小道,绕到了沽塘角浅水滩悄悄渡过河,叶挺、周士第、许继慎带着叶挺独立团二营和三营成功绕到敌人背后,向敌人发起突然攻击,与正面主攻部队一起,对敌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敌人突见后院起火,顿时恐慌起来,开始向铁路以北撤退。一营营长曹渊趁机带领叶挺独立团第一营率先冲过汀泗桥,北伐军第四军后续部队火速跟上,一举攻下汀泗桥。

汀泗桥大捷,谱写了北伐革命史上最为光辉灿烂的篇章,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叶挺独立团,从此被称为“铁军”!

汀泗桥大捷后,北伐军继续北上。1926年8月29日,汀泗桥大捷仅仅两天后,北伐军抵达贺胜桥。此时吴佩孚在这里设置了三道防线,孤注一掷地将部队的精华主力三万余人压在阵前。

8月30日清晨,大雾突降,北伐军前敌总指挥部决定:趁着大雾,发起总攻!战斗打响后,雾越来越大,担任主攻的叶挺独立团在迷雾中很难判断敌情,我方各个部队的情况也难以掌握,部队很快陷入了各自为战的不利境地。

这种情况,实际上是对部队指挥官的一种考验。此时,在重重迷雾中,叶挺独立团第二营营长许继慎带领第二营冲锋在前,叶挺、周士第、曹渊率领独立团第一营和第三营紧随其后,冲破了敌军的第一道防线。这时,许继慎却未按原定计划向贺胜桥进攻,冲锋过程中他发现了更加重要的攻击目标:印斗山!

印斗山西边是个断崖,断崖下来就是铁路,不拿下印斗山的话,就没法通过去。印斗山是敌人的指挥阵地和炮兵阵地,吴佩孚就在山上面指挥。许继慎来不及汇报就主动向印斗山进攻,见此情景叶挺果断下令:让二营指挥我们全团,全团各部队听从许继慎指挥!

看到许继慎率兵孤军深入,吴佩孚立即调集重兵向许继慎的二营包抄。枪弹密集,许继慎命令叶挺独立团二营的官兵们小心匍匐前进,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穿过了许继慎的胸脯,从左边肋骨到右边穿过去。受伤后的许继慎躺在担架上继续指挥战斗,万分危急时刻,他急派传令兵向团长叶挺报告了战场实况。

叶挺试问周士第:“参谋长,兵喜犯险,现在只有横下一条心,以死求生来杀出一条血路!你意如何?”周士第昂首表示:“好,我上去!”

叶挺叮嘱:“你赶快到前面去,指挥一营和二营,坚决向前攻!”周士第立下军令状:“不破此山,愿军法从事!”

叶挺严肃地说:“将无虚言,你若有失,军法无情!”周士第认真答道:“我不敢以私废公!”

叶挺发狠话:“告诉曹渊、许继慎,拿不下山头,就交党证!”

带着叶挺的命令,周士第匆匆赶到第二营阵地。周士第、曹渊、许继慎这三位黄埔一期生叠掌立誓:坚决夺山破险!

随后,许继慎带伤指挥机枪连压住山上的火力点,曹渊率第一营、周士第率第二营,从东南面进攻印斗山。

经过反复地冲锋,黄埔二期生、四连连长卢德铭率部先攻上山顶,袁也烈随后也率部攻了上来,他们按照事先与周士第的约定,斩敌旗为号,昭告北伐军各部,叶挺独立团成功登顶!

印斗山的突破,把敌人的阵地打开了缺口,也极大地鼓舞了北伐军的士气,潮水般冲来的北伐军,通过突破口,将吴佩孚的阵地截为两段。一瞬间,吴佩孚的三万守军山崩堤决,潮水一样的往后溃退,叶挺独立团在贺胜桥战斗中再立头功。

1926年9月3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判断:“吴佩孚溃军立足未稳,第七军和叶挺独立团应立即发起攻城战斗。”其本意为削弱桂系第七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叶挺独立团。李宗仁反驳:“武昌城敌军不是立足未稳,而是城高壕深,有坚城可守,应该以围城为上策。”

蒋介石下死命令:“立即组织敢死队,四十八小时内攻下武昌城!”他打定主意要消耗异己。

叶挺独立团以第一营为敢死队,队长就是曹渊。此次强攻,曹渊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武昌攻城战异常惨烈,吴佩孚守军密集的火力像一片火网,吞噬着攻城官兵的生命。曹渊率部越过城壕,架起竹梯,五名勇士爬上了城墙,但很快相续牺牲。第二天凌晨,死伤已经过半,但曹渊的敢死队仍然前赴后继地往城头上攀登,前面的倒下来,后面的马上冲上去登城头而死。城墙下血流成河,但是叶挺独立团的官兵们无所畏惧,这种牺牲精神,是旧军队所不能比拟的,他们知道革命军对于国民革命成功和国家统一的重要意义,因此打起仗来既不怕苦、也不怕死。

1926年9月5日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曹渊的敢死队只剩下十多名战士,曹渊蹲在一个小土包上给叶挺写战斗报告:“团长,天已拂晓,进城无望,职营伤亡将尽,但革命军人有进无退,仍在坚持,如何处理?请指示,曹渊。”就在他写最后一笔时,一个子弹飞来,曹渊头部中弹,光荣牺牲,报告中“渊”字的最后一笔拖了很长、很长。

曹渊的牺牲,在攻城部队中激起了巨大的反响,曹渊的黄埔一期同学桂永清在悼词中写道:“曹渊同志和他的部下为中华民族的自由而死于敌人的枪弹之下,他死的价值比泰山还重!”

叶挺独立团全体官兵高喊着“打倒北洋军阀!攻上武昌城头!为曹渊营长报仇!”的口号,奋勇争先,独立团一举攻上了武昌城头,攻克武昌。此时正在前线督战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见此情景也有些惋惜地感慨道:“叶挺独立团,真不愧为‘铁军’这个称号啊!”

在武昌攻城战中,一共有三百多名叶挺独立团的官兵牺牲在武昌城下,人民没有忘记他们。拿下武昌,北伐军历史性取得了第一阶段的完全胜利,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叶挺独立团居功至伟,作为中国共产党人,引以为荣、引以为自豪!这支在战火中锻炼成长起来的战无不胜的铁军,继续开启和传承着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与中国革命更加伟大、更加深远的历史征程,铁军军魂必将传承万代!

·上一篇:山歌剧团回来了 ·下一篇:网上弄潮儿——军埔电商村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