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有一种青春叫酒干淌卖无

作者:邓小明  发布时间:2020/7/7 9:11:22  点击:337次

      

      《酒干淌卖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全国,是70后”的集体记忆,这首歌陪伴我走过了一段青春岁月。

      我们开始传唱这首歌是在1985年,那年我15岁,从一座小镇到惠州惠阳高级中学就读初三。我们的传唱其实已慢了好几拍,因为当时惠州还是一座偏远的小城,那时惠州人有句顺口溜叫“香港人做样,广州人学样,等惠州人学来,已过了趟”。记得一个周六的中午,我去西湖百花洲坐每天一班的班车回家。那时人们“炫富”的方式是把家里的三洋录音机音量开到最大,在四邻间刷存在感。我一路听到“酒干淌卖无”此起彼伏,歌词琅琅上口,我一下子就跟着哼了起来。我从静谥的校园出发,脚踩厚实的大理石,走过又窄又长的惠新西街,经历了一段“没有天哪有地”的迷茫。我豁然开朗来到水东街骑楼,穿过喧嚣的中山路,道路越走越宽广。我看到花红柳绿的百花洲,朦胧地有了“没有你哪有我”的少年情愫。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青春的风是三月的风,萌发万物;青春的雨是六月的雨,酣畅淋漓。每天早上不到六点,操场传来滚滚春雷般跑步声把我催醒。我起床汇入人流,跑出校门,沿着塔仔湖(现在东坡公园的范围)跑一圏回学校。早习钟响了,那是看门大叔风雨无阻、分秒不差的工作,他拿一块铁杵有节奏地敲打吊在老芒果树上的铁钟,上课钟是急促连续的“当、当、当”,下课钟是悠扬的两短一长“当、当——当”,洪亮的钟声催人奋进。上午是主课,语文老师把好好的句子拆成“主谓宾定状补”分析一番,他有时也会给我们“彩蛋(补丁)”,课末即兴演唱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把我们的思绪引向遥远的大草原,还有那金边衣裳的牧羊姑娘;数学老师口头禅是“从已知推出未知”“因为、所以”;英语老师特喜欢用主格、宾格、所有格来“坑”我们分数。中午午休,我常溜出去水东街看连环画,1分钱看一本,我把档主的藏书看了个遍。下午是辅课,化学老师第一课拿来许多试管,倒来倒去,变出五颜六色的液体,煞费苦心地培养我们的学习兴趣;物理老师总是理论高深,却不料我们对异性相吸的原理早已无师自通;我们期待着生理卫生老师解开XXXY的神秘,可她却“巧妙”地把这一章叫我们自学。下课后,我们结伴去东江桥底下踢球,就是现在的东江沙公园,那时是一块大草地,刚好是一个天然的足球场。我们把衣服摆成四堆,做成两个球门,一群追风少年分成两队对垒起来。比赛不知边界,不论规则,不限时间,一切都是那么率性。一直踢到天黑了,我们才躺在草地上稍事休息一会,然后扎进东江河去洗个澡,把衣服揉几下就回去晚习。九点半晚习结束到十点钟半关灯这段时间是我们最自由的时间。回到宿舍,有人忙着去水池接洗漱水,有人到处找热水喝,有人胡乱吹着口琴,有人和着调子干吼。每月17块半的伙食费,顿顿是青菜白饭,让我们感受到了精神和生理的巨大反差。那时我们在宿舍还流行用生力啤酒易拉罐剪折成一个酒精炉,架上一个铝制饭盒煮面条吃。直到十点半准时关灯,热烈明快的青春律动才划上一个休止符,归于沉寂的校园在孕育着下一个躁动。

      “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青春的片断,最美莫若初见。我新进校园就见到了镇校之宝——归善县老学宫,厚重的大理石承台,斗拱飞檐,像一个须发飘飘的师长,让我由然而生敬畏之心。一个周六下午,我和同学结伴去西湖玩。当时西湖各景点都被围蔽起来收费,5角钱的孤山景点门票让我们望而却步。我们偶然发现山脚下竹篱笆有个缺口,便试着从那儿钻了进去。我们躲躲藏藏地爬上宝塔,兴奋地爬上每层塔,透过每扇窗户往外望,发现世界原有不同的风景。我们又惊喜地在宝塔边上发现有个水泥做的滑梯。我们爬上滑下,在那“恶补”了一次童年的遗憾。亮如白昼的西湖百货把我们吸引住了,我们怯生生地走进去,见到了琳琅满目的商品,光“的确良”衬衫就有十几个款式,柜台里面的售货员个个像女王一样趾高气昂。我们屏声闭气,不敢多看一眼。我们又小声地议论,谁会那么傻买短袖衬衫,买件长袖,热了卷起袖子不就是短袖吗?中山西路有间水果商店,我在那第一次见到了天津鸭梨的样子,我们贪婪地呼吸着那里的空气。中山东路有一间新华书店,我曾用压岁钱买了自己的第一套藏书——《文笔精华》。那年有一批广州体育学院的大学生来我校实习,有位男生骑来了翘屁股的专业公路自行车,疾如闪电地在操场转圈,给我们“秀”了一把速度与激情。带我们班的是一位游泳专业的女生,她带我们上第一节课时,身穿一套紧身短装运动服,她那匀称的身材、修长的大腿,直把我们男女生都看呆了。

      那年校园操场边那棵凤凰树开得特别茂盛,像那个女生火红的裙摆在我心中荡漾。当青春遇上凤凰花,很难不碰撞出火花。初夏,班里组织去爬电视塔(那时惠州人还不习惯叫高榜山),记得我们全班同学围成一圈在发射塔下面休息,男女生楚河汉界分明。老师带来的双卡录音机响起,“酒干淌卖无……”,男女生跟着哼起来,声音越来越大,大家渐渐忘了腼腆,合唱起来。直到那句“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时,男生一如既往地扯着嗓子吼,女生却害羞地收住了音。我和几位男生见半山腰上盛开着初放的山稔花,我们勇敢地爬下去摘了一大束,上来后我们自觉不好意思,下意识地丢向女生那边。

      青春是那束送不出去的山稔花,是校园那棵冲天怒放的凤凰树,是江边草地上那只不肯停息的足球,是变声期反复吟唱的那首老歌。我的青春,它就像那部双卡录音机,虽然已成为古董,但当有人不经意间按下按钮,磁带封存的岁月留声便会流淌而出——“什么时候你回到我身旁,让我再和你一起唱,酒干淌卖无!”

 

    

 

·上一篇:民族音乐有传人 ·下一篇:回味青春
63.9K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