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散文 > 内容 

首趟列车

作者:毅心  发布时间:2020-6-12 14:31:00  点击:198次

 

高考结束的那一年,我与同学一同乘坐高铁到湖南旅行,释放这12年寒窗以来的压力。

当旅程结束后,由于返程的距离不算太长,我们打算乘坐第二天凌晨回惠州的火车,想着在车上睡一觉就到家了,回到惠州又可以在周围逛一逛。

吃过晚饭后,我们搭乘的士来到了火车站,或许是恰逢开学季,显得特别热闹。这还是我第一次乘坐火车。

我们到售票点领取早已在网上订购的票,然后顺利通过安检进入候车室!刚步入候车室时,人山人海以及大包小包行李的场面,是我前所未见,比起以往坐高铁,火车站的场面令我感到犹如看到另一番景象。这蜂拥般的人群,以前我只能通过新闻的春运报道知晓,而今日我却有幸亲身体验春运似的人潮。或许这比起春运,简直就是天冠地屦。

候车室内,不仅座无虚席,就连走道也显得熙熙攘攘!里面的陈设,没有高铁站的各类餐厅和商铺,没有高铁站候车室内看似华丽的陈设,只有几个袖珍型的小卖部。候车的人群,有的在座椅上躺着或坐着打呼噜,有的在玩手机,还有的坐在行李箱上靠着墙睡着了。

乘车的人群,除少数人是学生,大多数都是背井离乡的城市建设工人。每当广播喊出检票时,就会有一大群人蜂拥而至地到检票口排队,特别是往广东和北上方向的列车,更是摩肩接踵!

我们在拥挤的人群中,找到一丁点儿立锥之地,把行李箱放好,坐在箱子上,静静地等着检票的通知。

我坐在那儿,东张西望,细细地打量着周围每一个人,发现他们都有一些相同之处。他们都拿着好几个行李,让人感觉像是举家搬迁似的。其中有一个坐在椅子上候车的中年妈妈引起了我的注意,她不仅前后背着两个还在吸吮的小孩,手中牵着一个一脸稚气、瘦弱的小女孩,还要拖着许多行李,就连小女孩也背着一个包,坐在旁边的丈夫,他的行李更是令我大吃一惊。我好奇地拖着行李箱走过去,跟他们聊了起来。

我先是打个礼貌的招呼,然后问他们为什么带着小孩,还要带那么多行李,是要去哪儿,为何不选择更便捷轻松的方式,在当地购买或用快递邮寄。

这对夫妇告诉我,他们是本地人,由于文化不足和家乡的就业条件有限,为了生计,要南下到广东的工厂工作,因为孩子快要上学了,请假回家将孩子接到自己的身边上学,不想把孩子留在老家,从小缺乏父母的关爱,成为留守儿童,自己也想看着孩子长大,而且家里的父母都在农村耕种,加上年纪也大了,无法全面照顾孩子,导致耽误了学习,只能两口子辛苦一些,把孩子一同带上。他们还想把父母带上,可是经济条件不允许,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只能委屈老人在家里!由于担心孩子到了广东在饮食上不习惯,就给孩子们带上一点家乡的特产。现在天气渐渐转凉,为了能省下买衣服和被褥的钱,只能乘这次回家的机会带过来,毕竟回家一趟很不容易,到了春节的时候还能再带回去。

我看着他们的行李,已经非常陈旧的编织袋里,装着写满岁月的被褥和衣服,两个红色水桶里面装着鞋子和家乡的特产等,唯独一个勉强较新的行李箱,装着小孩子的衣服和学习用具。这对夫妇言语中,透露了许多无奈和愧疚,像这样举家搬迁似的务工,他们几乎是每年至少要经历两到四次,甚至更多,让人感到很是辛酸。

终于等来了开往惠州的列车,或许是因为有经过广州站和东莞站,终点站是惠州的原因吧,搭乘的人流是今晚最多的。在座的许多人急急忙忙地拖着行李,争先恐后地到指定的检票口排队。恰好这对湖南夫妇也是乘坐这趟列车的,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行李和小孩太多了,速度和反应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灵活,他们吃力地加快脚步走到队伍后面。

午夜的火车站,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困倦,两眼透露疲惫。这对夫妇襁褓里的两个小孩,不停地哭闹着,就连拖着行李箱的小女孩,也撅起了嘴,偷偷抽泣着,似乎是害怕增加父母的负担,而不忍心作出太大的表情。夫妇两人绞尽脑汁地将襁褓里的小孩哄睡,对于撅嘴的女儿,只能安慰她,上了车就可以好好休息了。此情此景,让我感到很是心疼,尤其是那个懂事且天真的撅嘴小女孩。

这趟列车似乎带走了整个候车室三分之二的人流。候车室内,除了检票口,其他地方由原本想寻得一个立锥之地都非常困难,如今显得有点儿冷清。

由于这趟列车的人太多了,且每个人都带了好多的行李,两个检票口的队伍似乎是望不到头的,我只好在一旁站着,等着差不多到后面的人入站时我才过去排队。我并不敢靠的太近,跟他们争着上车,生怕发生踩踏事件,只好最后一个检票上车。

等了好久终于入站了,那时的我,已经是精疲力竭了,只想快点上车,然后好好睡个觉。

上了车之后,每一个人都心急如焚地寻找着自己的座位,而我依旧不慌不忙地走着。车上的位置,已经被前面站的人当卧铺使用了,把座椅上的布当被子,蜷缩着呼呼大睡。有些甚至被对号入座的乘客找到,怎么叫都不愿起来让座,只好将列车上的乘务员请来帮忙。

我们似乎是比较幸运吧。由于是第一次乘坐火车,许多事我都是摸不着边的 ,车厢和座位,都是问了几个乘务员之后,好不容易才找到。同学很快就找到了座位,可能是因为我的座位是两座,并没有被别人当作卧铺使用,但是旁边却坐了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靠着窗,昂着头发出呼噜声,只留了一丁点儿位置供我度过这漫漫长夜。那时,我突然非常后悔没有好好睡上一觉再来乘车。

列车开启了,许多人便渐渐地进入了梦乡,呼噜声伴着看电影的声音,偶尔会有小孩子的哭闹声和大人哄小孩的声音。这趟列车虽然说只有六个小时,可是我却觉得非常的漫长,与高铁对比,车速显得特别的慢。不知是午夜的温度比较低,还是火车上空调的原因,这个夜特别的冷。我穿着短衣短裤,被冷得瑟瑟发抖,行李箱在座位上面的架子,已经被几个行李箱夹在中间,加上周围的人已经睡着了,想要拿下来不容易。我只好坐在那儿默默地享受着这股冷温度。

坐了许久,快要到广州站了,我站起身来想在车厢走一圈,发现那对湖南夫妇恰好坐在我前面的位置,他们的三座上,两个襁褓躺着睡的正香,撅嘴小女孩在爸爸的怀里蜷缩着被子打着呼噜,夫妇两人挨着行李坐在地面上睡着了,把座位旁和座位底下的空位都占据了。不时地孩子发出哭声,他们立马惊醒,直到把孩子哄睡了,才敢入睡。我看着他们夫妇俩,着实感到心疼和辛酸。

当列车慢慢驶入广州站时,这节车厢上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做好下车的准备,前后车厢也有许多人睡眼朦胧的做好下车准备。那对夫妇也被入站的声音叫醒,站起来给准备下车的人让道。

到站停车了,许多人拖着行李下车了。车厢内腾出了许多空位,在座的人纷纷到空位上躺着,坐在地面上的人,也到其他车厢寻找空位。而那对夫妇,将怀中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地平躺在旁边的座位上睡觉,然后就忙着收拾和清点行李。他们的声音是如此静悄悄,动作是如此柔和,生怕有一点儿动静将三个小孩吵醒,打扰其他人。

我把行李箱从行李架上取下来,到他们旁边的座位坐下。夫妇俩看见我,主动和我打起了招呼,他们将行李收拾好了之后,坐在我旁边的座位和我聊起来了。

他们说,下一站他们就要到站了,要拖家带口的工作,这点苦对他们夫妇俩而言已经家常便饭了,就是对孩子感到很内疚,觉得委屈了孩子们,要跟着自己舟车劳顿的。话还没说完,夫妇俩的双眼望着熟睡的三个小孩,竟然泛起了泪珠。我在一旁看着、听着,内心非常纠结和难过,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使得他们更加伤心。这时撅嘴小女孩也醒来了,看见爸爸妈妈侧着脸拭泪,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变得红红的,却不敢发生声音。我看着她,走到她的身旁,给她梳头和整理服装,告诉她“妹妹要好好读书呀,要拿最好的成绩给你爸爸妈妈看,这样他们就每天都乐呵呵的了。”撅嘴小女孩,用稚嫩的双眼望着我,懂事的点了点头。

“呜呜呜……”火车要驶入东莞站了,车厢上的人几乎都醒来了,做好下车的准备。那对夫妇把孩子抱在胸前,用背带系好,拿好行李,分工如此熟练和有默契。

当大家下了车之后,这对夫妇缓缓地带着孩子和拖着行李,跟我说了声再见就下车,撅嘴小女孩回过头对我笑了笑,似乎把刚才的承诺都记在了这回眸一笑中。我只能静静地坐在那儿,目送他们,默默地祝福他们,祈祷着下一次若是有缘遇到他们,他们会有更幸福的生活。

这趟列车只剩下最后一站了,比起刚上车热闹拥挤的气氛,现在显得冷冷清清。太阳也从山下缓缓升起,大地又将被点上一盏明亮的灯,照亮每一个角落,也把车厢上依旧在睡梦的人一一唤醒。

我们的行程也随着火车缓缓入站而结束。

 


·上一篇:夏天来了 ·下一篇:民族音乐有传人
63.9K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