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报告文学 > 内容 

他的一生都在追求文学

作者:梨花  发布时间:2020-3-5 9:17:59  点击:462次

——悼念文友何清

            

春天,本该是春暖花开、万物催生的季节,可是,2020庚子年,给了中国人一个不一般的春天:武汉重大疫情!顿时,举国上下惊动,国家启动一级响应,全民宅家防疫。

每天,太阳疲累地挂在天空。我看花,花非花;看雨,雨非雨。我闻花花不香,看花花不艳,不知怎过每一天。宅在家里,整天无所事事,感觉傻傻的、呆呆的。我心情非常压抑,每天看电视刷手机,了解最新防疫情况。站阳台上望穿马路,马路空空,终究看不见一个人,车辆、行人稀少。啊!原来是这个春天病了。我,也病了。

2020年2月28日下午3.50分,我正昏沉沉地躺着,忽听手机振动,打开手机微信,有一条惊天消息直接刺激我的眼球:惠东县作家协会微信群:各位文友, 惠东县原作家协会主席何清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20年2月28日14时左右在惠东县逝世......

我立马从床上一跃而起,呆坐着,感到头很重,胸口堵的慌,空气瞬间好像也凝固了,想站起来,感觉四肢僵硬。难道这是真的?何清才65岁,在现时老年人寿命来算该是英年早逝啊。惠东县作协群发的讣告,没任何理由不相信。我自言自语地再问,难道这是真的吗?有什么可能啊?就在那天,2020年2月11日,惠州民间文化网发了一首何清写的抗疫诗《白衣战士礼赞》:黄鹤楼前阴霾密布,新冠病毒横行肆虐,万千同胞遭受健康威胁,滚滚长江悲鸣痛哭……祖国一声令下,四面八方紧急救助驰援,各地医疗的急需品,各省医护的精英们,万众一心抗击病魔,众志成城守护安康,闪亮的白衣,闪亮的人生……。28号上午,何清逝世前的11:33分,他还在朋友圈发消息,这是他最后发的消息,证明他的存在,仅仅过了两个多小时,何清就和他的一切亲朋好友阴阳相隔了。

其实,我跟何清不算是很熟悉,仅仅同是惠东人、仅仅同是文学爱好者而已。上世纪80年代早期,我们都在政府大院上班,他在县党史办、我在县组织部,政府大院几百号人来来往往,不是很熟悉的一般都不打招呼。我跟何清也这样,从不打招呼。虽然不熟悉,但对他写的文学作品却是很熟悉。在我还没有进行文学创作之时,何清就是惠东文人其中的一个。他写的小说,经常在《惠东文艺》《小草》刊载。这《小草》是惠东早期很受欢迎的青年文学爱好者协会主办的。那时期,熟悉了作者名字的有何清、丘惠、古东顺、林世伟、蔡国忠等一大帮人。我一贯敬佩会写作的人,他们能将手写格仔文字变成铅印文字。何清笔下的人物,都是我在县城熟悉的人(感觉)。

大概上世纪9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吹开了人们的视野,惠东有许多人改行了,“下海了”,哪里有钱赚就往那里奔。我就是从那时开始文学创作,开始接触文学圈的朋友。后来我听文学圈的朋友说,何清从党史办调到惠东县公安局当了一名文职警察,后来又去了蕉田派出所当了指导员(正股级)。

尽管惠东当时有文学刊物《惠东文艺》《小草》,但还是被人称之为“文化沙漠”。1995年6月以前,惠东县没有志书、没有个人文学著作。1995年6月以后,惠东有了第一本文学集子《终会有缘》,这本书不但填补了惠东县无个人文学著作的历史空白,还激起惠东许多青年文学爱好者的创作热情,这其中有吴小军、黎耀清、吴飞鸣、罗惠鹏、杜林、陈蓝青、黄绍强、黄紫娥等人。我们这帮文学爱好者经常在一起聊文学,黎耀清谈他的小说虚构、吴飞鸣谈他的诗歌创作,黄绍强谈他的《我给毛主席写信》、陈蓝青谈他的武警生涯、杜林谈他写作写到昏倒的《代代人生》、黄紫娥谈她的《女人·井》等等。

记得1999年8月左右的一天,我已经在惠东县政府地方志办任职,惠东县人大办有个文学爱好者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惠东县要成立作家协会,问我兼职作协副主席好不好?惠东县终于要成立作家协会,从此惠东的文学爱好者有人来关心了,我在心里由衷地感叹!但我因为工作实在是太忙,就婉言谢绝了。次日,我接到了何清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县文联主席让他任主席,副主席中有我的名字,要我明天一定去参加县作协成立大会。我因当时有工作而未能去参会,也谢绝了“惠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一职。

何清任县作协主席以来,一直刻苦工作,业余时间没有忘记文学创作,经常佳作连连,得到大家的肯定。何清创作的作品,有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故事、人物传记、特写、杂文、曲艺等,可谓多面手,创作的文艺作品上百万字,写的都是他热爱的惠东山水、惠东人物、惠东警察、家乡的变化以及他永远爱的父亲母亲。1999年起,出版小说集《心漪》2001年出版短篇小说集《团圆》,2010年出版散文集《城门的锁匙》,在他的努力下,成就了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广东省侨界作家联合会常务理事广东省作家协会公安分会会员惠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惠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惠州市音乐家协会会员

凡接触过何清的惠东人都说,何清人好,忠直善良,肯帮人。他积极创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发掘培养了一大批优秀文学创作人才,为繁荣惠东县的文学事业做出了显著成绩,获得了广泛的赞誉。长期以来,他怀着对党和人民的热爱、对家乡的热爱进行创作、拍摄。特别是在他生病的这几年还经常写稿投稿,他经常在惠州市民间文化网发稿,是较早向协会网站投稿的作者之一。据统计,他在民协网站发了113篇作品(含摄影作品),民协微信号也发了20篇(幅)以上,有许多作品获奖。 

有一次我到蕉田居委会采访 ,便主动去蕉田派出所找了指导员何清。那次,我们聊文学写作聊了很久。他侃侃而谈,兴致很高,从他谈吐的话语、从他的眼神,我悟出了他对文学的热爱,对文学执著的追求。以后,不管是惠州市作协开年会、亦或是惠州市民协开年会,都有何清的影子。某年惠州市作协年会,我看他竟然扶着拐棍来开会,即上前关注并询问。他告诉我他最近中风了,吃了很多药,现在算好些了。我心里想,这样子都要来开会,可见他对文学热爱的程度!我说了许多安慰他的话,本想介绍个好医生给他,话还没开口,他就打断了我的话,他说找了很多名医,有惠州的四川的,还定时住院体检,现在已逐步恢复。看他对自己身体健康问题信心满满,我真替他高兴,祝他早日康复。这次他突然倒下,听惠东作协的朋友说,他跌倒后碰到头部碰出了血,再次造成脑溢血,抢救不过来了。

何清就这样匆匆离开人世,我好像记得他有一件未了的事。新千年的某个秋天,他打电话约我在平山的芒果树见面。见面后,他送给我一本他新出的小说集《心漪》。他还告诉我,自己工作太忙了,没机会去省城,让我有机会带两本《心漪》去省作协,看能否申请加入省作协。我真心地祝贺他,把他的事也答应下来。是啊!加入省作协,是每个文学爱好者的梦想,我理解他,支持他。我把他的书送到省作协组联部,第二年,我得知他没获通过。自那以后,他出了新书有没有再申请我不得而知,最后终成了他一生的憾事,但愿天堂无憾事。

何清先生终要远行了!带着他的安详和微笑,带着他的纸笔文章还有梦想,尽管热爱文学的人舍不得他离去!我双眼满含泪珠,合起双掌表达我的哀悼:愿何清老文友天堂路一路走好!从此以后,在惠州市作协、惠州民协的行列中少了一个何清,我们再也听不到他那熟悉的客家话音。但我深信,何清热爱文学、追求文学的精神永在,何清的文章永存!千古!

何清先生千古!愿天堂路一路走好!

 

 

·上一篇: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 ·下一篇:红色浸染的高潭
63.9K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