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书写乡村的发展与青年的未来

作者:肖向明 苏沙丽  发布时间:2020-1-13 9:47:21  点击:1018次

——读吴振尧长篇小说《南风薰》


1990年代以来的乡村小说大致朝着这样几个方向发展,一是,像莫言、阎连科、刘震云这样,经由魔幻现实主义、超现实主义、后现代的拼接手法来书写村庄,我们在狂欢、戏谑甚至是变异的精神意绪里感受着茫远而又切近的历史与当下。二是,大量的乡下人进城系列小说,置换了村民活动的背景,但依然叙写的是具有传统思维及情结的故事与形象,从中可见国人思想精神的现代化并未真正开始。三是,像贾平凹一样以现实主义的笔法来呈现乡村在城市化进程中的状况,她所经历地隐痛与困难、落寞与欢喜,这些作家也都在思考乡村在愈演愈烈的现代性进程中究竟将何去何从?——这一类的小说在当下的文坛其实特别稀缺,其关联的问题不仅是现实主义创作能否继续其影响力,文学能否有效激活社会现实命题,还有作家与社会之间的关系及创作资源、作家的“岗位意识”。

我想,吴振尧写作《南风薰》的时候,也是带着如上现实主义作家一样的思考,并且是带着一种积极介入现实的情怀来进行创作的。小说最值得称道的地方莫过于通过乡村几大家族势力的纷争和一群年轻人建设乡村的故事,有力地展现了1970年代末期直至当下乡村社会的风貌,我们从外在的政策与背景,比如1980年代开始渐渐复苏并活跃的乡村经济、乡镇企业的创办、农民生活的不断改善,到1990年代农民的外出打工、新世纪乡村的招商引资、建设新农村等等,再从内在的村民自主意识的提升,乡村青年对自身命运的主宰,村民们更主动地参与到农村事务当中,都可以感受到乡村在近四十年来发生的变迁——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珠江三角洲一带乡村一隅的发展实录。这是典型的东江故事,因而也有着浓郁的地方色彩,地理风貌、乡风民俗也都有所显现,它们与时代精神的融合相得益彰,成为这部小说鲜明的特征。

这四十年,正是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中国社会发生结构性变迁的四十年——从乡村到城市的社会结构版图的位移。也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的文学版图也在发生位移,我们如何在一个开放的社会结构背景下来书写我们身边的故事?城市当然是一个参照物,她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聚焦,在表征中国现代性进程的成果与成就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乡村故事,同样是改革故事,亦是中国故事。与此同时,这四十年的中国在方方面面所经历的,也是时下文坛比较难书写的历史,究其原因,这涉及到如何来理解这些年中国的巨大变化,也关涉到以什么样的资源或思想来理解这一段当代史。更具体而言,乡村与城市的均衡发展、改革与发展的关系、发展与道德建设的二元命题、共同富裕与公平正义的体现、个人前途与集体利益的调合、传统文化如何融入现代文明的源流等等,既是社会的、经济的、文化的,也是伦理的、道德的、情感的。所有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所面对的问题,恰恰也是作家们所思考所书写的内容,而所有宏大的主题,都需要工笔画般的细致勾勒。

也就是在这个意义上,吴振尧在讲述这一段故事时所体现出来的历史意识与反思意识是很可贵的。将乡村村自身发展的状况及困境放在她所置身的历史长河中来审视,既考辨国家农村政策的导向、乡村主体性的建立,又察看人的作为及风尚流变。作者并没有去美化乡村,人性的纠葛与劣根性的暴露也是在这其中的,而是试图去将其痼疾与病症一一撕裂,曲折、挫败一一勾描。与其说作者要展现的是一幅立体的乡村社会图景,不如说他更在意地是如何写出改革发展过程中村庄内部的美善与丑恶、变化及其问题,是内在的,甚至是细微的,它们决定着乡村自身的命运及发展,这一点或许更考验一个作家的写实功底。当我们在读小说的过程中,为纷争的人事唏嘘、为宋伟明这些人物的性情担忧、为乡村的道路捏一把汗时,也就意味着来自人类共同命运体的共振效应在发挥着作用,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省思?

乡村的命运,其实也就是乡村青年的命运,乡村能否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或者为自己的未来留下足够的生长空间,这都与这里的人的发展与未来息息相关,更长远来看,又何尝不关系到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可持续发展与未来。作者看到了这一点,着力去呈现或者去探讨的也就是乡村青年的成长与发展之路,而这条路与乡村自身的蜕变不可分割。

小说的主人公吴建设,这样一个名字本身就是一种寓意,他的经历可以说是跌宕起伏,从高考落榜、回乡务农到进城打工;接着当兵转业,回乡创业并没有取得很好地进展;再到第二次入伍,退伍后在深圳商场历练,最后还是回到乡村,发展乡村经济,带领大家共同致富,当然此时乡村的外在社会环境、政策时局与人心都已发生了变化。这是一个始终心系乡村,始终对乡村的未来充满希望并且是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青年形象,他的实干精神恰似改革开放的那些先锋人物,或者说,他身上所彰显的果敢进取即是一种内含改革的时代精神。还有庄惠敏,尽管她自己的情感经历跌跌撞撞,但当她与吴建设一起投入到建设新农村的实际工作中,基层干部的实干精神已让这个人物大放光彩,褪去青涩与狭隘的自我后,呈现的是成熟与干练,个体人生也因为扎根乡村的切实行为而变得踏实、有意义。   

比照我们所熟悉的更多的乡村小说中,主人公不断地出走乡村,走向城市,觉得只有城市才是乡村及青年的未来,吴建设的频频回望乡村、几次回乡发展、并不断找寻致富之路或许是一种启示;庄惠敏这一新时代的乡村干部也在新的政策与时局感召下拓展了集体的事务与个体的人生,也预示着乡村青年新的使命。因为,在今天,当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留住乡愁,建设美丽乡村的重要性;我们回望改革发展的这些年,也理应用新的思路来看待乡村与城市的互文性关系,人的发展与传统的关联;青年群体的发展与广大乡村的关联。吴振尧写出了希望与可能性,因而,吴建设、庄惠敏这样的人物,我想也理当留存在当代乡村文学史上,与其说我们需要他们来丰富我们的乡村叙事,不如说我们在现实的感召中更需要这样的精神领路人。

当然,对于一部优秀的小说来说,有好的思想指引,有社会与文学的前瞻,有作家丰富且鲜活的创作资源还远远不够。从大的方面来看,小说的整体构思非常重要。《南风薰》围绕东江村三四十余年的变迁,几大家族势力的明争暗斗,却缺乏对主副线的精心构造与筛选,对历史与事件的分期及详略布局,这就使得整个小说读下来,无法寻找到令人共鸣与印象深刻的情节与片断,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小说的节奏与美感。

从小的方面来讲,小说的细节几近关乎成败,因为它们连接的就是文本的内在逻辑。小说中有些事件背景其实是应该得到必要的交待,有不少人物都是值得好好琢磨的。吴建设自不必说,他的父亲吴海棠也是有亮点的,庄惠敏、宋伟明等等这些人物各具特色,但是如何塑造一个丰满的可信可亲的人物除了贴切的经历,大概还是需要在细节上下功夫。即使是一个小人物或者次要角色,也不能够去概念化地处理其形象,理解其感情,并且需要为一个人性格的成长与感情的起伏提供可以信服的背景。比如,吴建设最开始进城务工时,在城市的遭遇太过戏剧性、对城市的态度充满仇恨,虽然在城乡二元制度下是可以理解的,但从事件的内在理路来讲却缺乏说服力。宋伟明对吴建设的仇恨也找不到来由,难道是源于人性的恶吗?吴晓兰在深圳时性情的变化及后来的病情都难以找到可以依托的经历……

小说是生命的学问,在这条路上,不管是写作者,还是评论者、读者,也都需要好好打磨与探问,在这之上,去认识更多地生命与人生,讲好中国故事。因为在这些人生与故事里就映照着你我的际遇、命运,也正如吴振尧的《南风薰》为我们打开的改革开放背景下的乡村世界。

·上一篇:宏大构建 生动叙说的乡村生活画廊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