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宏大构建 生动叙说的乡村生活画廊

作者:吕建斌  发布时间:2020-1-3 15:28:29  点击:1158次

猴年中秋,我捧读了吴振尧约100万字的长篇小说《南风薰》的初稿。始阅第一节时,就感到此文写作风格与他以往几部长篇小说不同。直觉就让我生凝,百万字的叙述,书中有何故事,怎样让人阅读下去。因此,我又急切地想阅读完这部书稿的心情由然而生。这种心情来源于我多年来对吴振尧的《萍水相逢》《人日》《归来》《桂花飘飘》等几部长篇小说,阅读后的深刻印记和敬佩之情。

我带着凝问和期许,连续五天的闲时,通读了全书,并记下了十多页纸的笔记。书中的故事及文学艺术的魅力完全颠覆了我的初阅感觉,作者以宏大的文学构建,活泼优美的语境,真实纯真的乡村情结,自如淡定的故事叙述,不经意的情节铺开,没有作者个人代言式的各种描述,而是直接文本人物主体的展示,刻画人物和乡村原生态生活的景象,让我为之一振。为此,写下点滴感受。

改革开放以后,虽然农村题材作品时有问世,但实在是少之又少,至于优秀的大作佳作,更是凤毛麟角,特别广东,除了几部反映当下农村题材外,而大量的是反映改革开放时期手工业和制造业,乃至地产业的作品充斥。粤军文学阵地,而对改革开放之风的农业现代化发展成了一块短板,没有具有时代风骨的农村题材文学作品问世,远远落后了其他省份。

当今,文学界的一些作家出于利益的驱动,把创作的目光多集中在大都市、大宾馆,甚至集中在了对历代王朝及宫廷生活的开掘和歌颂上。当文学以羡慕的目光去鉴赏奢华淫靡的皇宫生活,以欣赏的角度去描写和叙述妻妾成群的封建习俗,以赞美的笔触去展现当代富豪骄奢淫逸的豪华享受时,唯有为社会提供巨大财富的主体——中国亿万农民成了被文学冷落的群体。

当年陈残云老先生任职三年,深入东莞农村生活,创作出《香飘四季》,获得巨大成功,还有赵树理、浩然、路遥长期深入农村生活,创作出了时代巨著《三里湾》《金光大道》《平凡的世界》,为什么?因为你要写当代农民生活,你就必须要深入基层,而农村的基层生活都是艰苦的。这样写农村题材远不如躲在城市的图书馆,靠翻翻资料“获取生活”来得简洁方便。于是,深入生活在当今的作家队伍里,成了一句过时的甚至让有些人鄙夷的傻瓜之举。在这种背景下,就很难出现上世纪陈残云、赵树理、浩然、路遥那样关注农村生活、关心农民命运的优秀作家和作品了。在这种背景下,因为没有大作佳作,一些凑数的“乡村故事”实际上质量不怎么样的作品也成了香饽饽;那些私下被老百姓称为“离精品很远,离低俗很近”、“乡村都市化、农民居民化”的作品,也被一些媒体,硬塞给了亿万农民。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端出来的就是这么一碗饭,吃也是它,不吃还是它。这就是那些表现低俗文化的作品:一边在私下遭到老百姓的一片痛斥和批评声,一边却又堂而皇之地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央视、进主流,以不容商量的气势,经常让亿万观众看“乡村爱情故事”而“被喜爱”了。

面对文化界的这种诡异的现象,有的作家也加入到批评的行列,但批评归批评,倘若拿不出好作品来,批评就显得乏力,不过是牢骚而已。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拿起笔来,为亿万老百姓写他们爱看的东西,别让丑化百姓的那些插俏打诨的所谓文化一花独放,要用自己的作品为真正的乡村文艺争得一席之地,其实吴振尧的《萍水相逢》《人日》都是非常棒的涉农题材小说,可惜未被内界看上这是憾事。

我之所以在这里讲了这么一段历史背景材料,是因为在读了《南风薰》之后,对多年沉寂的乡土文学有了柳暗花明的崭新感受。我不敢说《南风薰》已经十分优秀了,作为一名有过多部农村题材长篇创作经历的作家,吴振尧的坚守是值得赞扬和肯定的。但我可以说,从《南风薰》中,我读出了作者那满腔的激情,那关注时代的目光,那对生活的熟棯和热爱。这部作品,在七十年代末直到当前的广阔社会背景上,通过复杂曲折的矛盾纠葛、扣人心弦的权谋斗争、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高度浓缩了南粤大地农村三十余年间的历史变迁过程,既是一部小说化的农村改革开放编年史,又是一幅南粤农村风俗民情画——就像当代农民的“清明上河图”一样。

作品以转业军人吴建设的命运起伏为主线,着意刻画了吴、庄、梁、张、宋、赖等东江河流域客家人居住的东江村,姓氏宗族矛盾纵横交错的乡村生活。这种用姓氏的形式反映和叙述乡村生活,是颇具创意的一种创作开掘。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姓氏包含着博大精深的民族传统文化,宗氏文化结晶,不管你是皇亲国戚,还是凡夫平民,你总是在姓氏文化的影响中生活,特别是在中国农村这样相对稳固的农耕文化的体制下,姓氏就像中国文化的细胞,读懂了姓氏,就读懂了中国文化的大半;读不懂姓氏,就无法了解中国源远流长的民族文化。

《南风薰》的东江村地处南方改革开放之福地,历史积淀深厚,在当代文明建设中,也出了不少典型。我们的先人,曾在这块土地上创造了“东江文化”。东江人用妄自尊大,也犯不上妄自菲薄,从某种意义上讲,东江文化就代表了客家民俗文化,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定义。人云:东江流域,得开放之先锋。《南风薰》描写的也就是这个地方农民的事,可见典型环境选得是何等恰当!《南风薰》运用语言艺术,生动地讲述当代东江农民生活和精神变迁的故事,讲他们的迷茫与困惑、痛苦与彷徨、苦难与抗争,也讲他们的挫折与追求、理想与向往、幸福与欢乐,表现当代农民在社会转型期中思想和心理的裂变过程。同时,也揭示了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中的暗流和阻力。小说直面现实、也是我们都想听想看的鲜活故事。小说描写的事件起伏跌宕,情节一波三折,人物个性鲜明突出,并且写出了主要人物的性格发展史。更应称道的是,小说里有些情节细节很是感人,形成了催人泪下的力量。当然,这个东江流域农民的故事,主要的还是讲出了给人鼓舞的力量,写出了当代农民的希望和前途,刻画了新的农民形象。

矛盾和线索的网状结构类型,是中外小说发展到现代所表现出的较高艺术形态。小说在矛盾架构的设置上,安排了两副纵横交错的矛盾支架;一是以吴建设的事业发展和感情纠葛为矛盾支架。在事业发展线上,作品主要写了吴建设落榜回乡,种果林、搞养殖,取得了初步成功。但由于村中黑恶势力的破坏,创业失败、身心俱疲的他外出务工后,在城里务工得到发展,又因父母不放心,崔回家乡,再度创业有成,又遭遇嫉妒和陷害,绝望之际老支书鼓励他报名参军,当兵三年入党当先进,眼看军官梦即将实现,命运又发生了转折。退伍复员回乡看到家乡穷困依旧,决心在家乡二次创业,当上村支书,带领村民创业,经过几年的打拼,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初显成果。在感情纠葛线上,吴建设与庄惠敏青梅竹马,却被村长儿子宋伟明横刀夺爱。为了家庭利益,他不得已与张晓兰订婚。二次入伍后,他遇到了梁娟娟,面对梁娟娟的爱情攻势,他一直在躲避和退缩,可当他真正爱上梁娟娟后,梁娟娟却又深深地伤害了他。庄惠敏和梁娟娟双双离婚后,吴建设再次卷进了与三个女人(另一个吴秀秀)的感情旋涡。二是以吴建设与庄惠敏、宋伟明的事业竞争和恋人争夺为矛盾支架。作品中吴建设与宋伟明的斗争一直贯穿全文的始终。开始,吴建设和宋伟明为争夺庄惠敏,明争暗斗。十多年后,双方成为企业家的吴建设和宋伟明,为了争夺东江村村长,俩人矛盾支架。作品中吴家与宋家的斗争是小说的主线。他们人人都有把持东江村,在“独立王国”当“皇帝”的梦想,为了实现自己“家天下”的意愿,他们把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了内斗上。深入揭示了当前农村各个阶层、宗族、家庭、邻里之间的种种矛盾冲突。

小说关照社会底层,体现当代人文精神。在城市发迹了的人们,基本都是从农村走出去的,这是我国的国情。然而这些从农村走出去的“城里人”,逐渐地就有了自己的优越意识,而把生养自己的农民看成是愚昧、麻木、落后的群体,甚至感到不可救药。在这些人那里,中国农民的命运几乎从来就没有真正被关心过。我们不是不承认农民的历史局限性和民族劣根性,但是,中国农民也曾托起了一个天,用自己的血汗建设着中国新时期的文明。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他们的进步非常迅速,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改革开放后,党和国家十分重视农村、农业和农民问题,把“三农”当成稳和持续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不断结合中国的实际实施惠农政策,使得我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有了飞快的发展。《南风熏》的主人公吴建设,几乎都掉进了这个东江恋歌的故事故中。这部作品没有回避矛盾,它暴露了当代农村社会状况的阴暗面,那些张牙舞爪的“地痞”、“官员”,对想富起来的勤劳勇敢善良的乡亲们而言,这些人充当了“拦路虎”的角色。吴建设要带领乡亲们致富,必须找到那些解决复杂矛盾的方法,不管是来自依托权力而存在的宗法的、家族的,还是“资本压迫”方面的矛盾,他们都得一一解决。他们坚忍不拔,百折不挠,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着。好在春风浩荡 ,改革触及了中国农村的现实,锋利的宝剑显出了威风,吴建设和他的乡亲们,在人为的磨难和自然的磨难中不断得到锻炼,他们逐渐走向坚强和成熟。东江村变了,在东江村生活的人们也变了,不仅物质生活有了变化,而且道德文化层次也有了不算小的变化。

作者实际上叙述和描绘的是中国农村大社会的缩影。一个乡村几个姓氏之间的恩恩怨怨,利益冲突,生活矛盾,代表的是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中国农村底层百姓的心理嬗变。不管是吴家、庄家、赖家,还是宋张王家,这些表面看以姓氏为群体的家族,他们身上既有传统文化的因袭,同时又受到了当代文化的冲击。如果说在老一辈身上更多的是封建文化约束的话,那么在年轻一代身上,在追求爱情、追求自由、追求个性方面已经开始大踏步地跨越,他们在冲破姓氏传统文化的同时,渴望呼吸到更加自由的空气。

文学是表现人的。一部作品,只有人物塑造成功了,作品才真正完成了。贯穿作品的主人翁吴建设,无疑是作者着墨较多的人物,也是背负作者理想情怀的人物。作为有着军旅生涯经历的人物,在这个人物身上无疑有作者本人的影子。特别是写到吴建设的军旅生活,关于他对改变农家自身命运的渴望,关于他对部队新闻工作人中奥秘的熟悉,关于部队上下级之间的那种微妙生活关系,关于部队训练和作战场景的叙写,关于军人爱情和个人命运之间的矛盾和局限,都有作者自己的亲身经历融入其中。可以说,如果作者没有当过兵,打过仗,没有对于军营生活上的深刻领会,是决然写不出这样极具军营生活气息的作品的。比较起来,吴建设虽然出身农村,但却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作为的青年,后来成为有奉献的人。从他后来回乡建设新农村的选择,我们读到的绝非是一个衣锦还乡、志得意满的炫耀者,而是扎扎实实想为故乡办点实事,想为改变故乡面貌有一番作为的人。他的一波三折的爱情之所以感染人,是因为他是一个有理想情怀的人,他不计蝇头小利,更放眼于长远;即使出身高干家庭的城里姑娘向他袒露爱意时,他依然清醒,始终能为自己把定方向。这个人物的塑造成功,对全书的思想主题的揭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外,类似陈残云、赵树理、浩然、路遥等的表现手法,《南风薰》也写了具有地方乡土典型人物等系列人物。这些人物,给读者留下印象不仅仅是奋斗型的“愤青农民”,更有他们极具个性化的幽默品格,极具乡土气息新型农民的人物形象。与陈残云、赵树理、浩然、路遥的人物不同的是《南风薰》的这一批具有特殊性的人物,其内在品质上更突出了二十世纪末的中国农民个性,更具有典型化的当代农民的品格,他不仅具有奋斗精神,同时也具有无私的奉献品德。因此,让读者觉得离现实生活更近。还有,在表现人物的爱情上,整部作品显得更大胆、更直接,也更具有个性化色彩,因此也更符合开放年代青年人对爱情及自由的追寻。在我看来,在性爱描写上,只要能避开自然主义因素,即使有的地方直白一些,也同样无伤大雅。总体来看,在错综复杂的爱情描写上,作者还是颇具功力的。

语言彰显的是文学的生命力。《南风薰》的引人之处,还在于作者运用地域语言的娴熟上。越是通俗的语言,越有益于表达高雅的内涵,吴振尧对地域语言有熟稔和运用,得益于滋养他成长的那方故土。所以他的作品中,处?杉恢种势印⒆匀弧⒙收婧痛看猓庾匀皇窍缤廖幕赣慕峁U钦庋恢治幕秤杷液裆屏嫉钠犯瘢嘌怂粗丶嵋愕匕盐彰说母鲂浴K松拿恳徊剑计咀潘募嵋愫头芏罚庖坏愫芟褡髌分械闹魅斯

自然,《南风薰》是作者人生里程碑意义的作品,同时也是他长篇小说创作的高峰期,因此依然有诸多需要改进之处。一、能否加入东江客家民俗的描写,乡村俚语的表述不够明显。二、能否加大对吴建设、庄惠敏细节心理的描写;三、加大对乡村风景、山河江湖描绘,对新农村的传统文化和现代建设的描绘。四、对作品进行精工修改,对故事的枝蔓进行密度梳理或更具文学性。这几个方面,作者的前几部长篇小说的叙述比较丰富,望能在这部作品中加大这方面的补充,就更完美了。令人高兴的是,作者在创作之途上已经取得了丰斐的成绩,他朝着更大的成功也就更逼近了一步。相信凭着他丰厚的生活积累和执著认真的创作精神,他的人生和文学之路将更加辉煌。祝愿他早日实现文学登峰的那一天。

·上一篇:田园里的青春交响曲 ·下一篇:书写乡村的发展与青年的未来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20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