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理论研究 +更多 

文学评论

交流赏析

研讨创作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学评论 > 内容 

田园里的青春交响曲

作者:向本涌  发布时间:2019-11-7 8:54:14  点击:730次

——浅析吴振尧长篇小说《人日》的艺术特色


 

(1)

惠州,在中国的版图上需要借助放大镜才能找到的一个地方,然而地处东江流域的这方热土却是人杰地灵,名人荟萃之地,九百多年前“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天才文学家苏东坡学士遭贬之后谪居惠州西湖时曾令人惊叹:“天下不敢小惠州”。

在岭南崛起的作家群里,惠州作家吴振尧就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人物。

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吴振尧先后在师、军政治部从事新闻工作,是有名的军中才子。他对新闻的敏锐性,他对文学的痴情,他对文学的迷恋。使他的作品不断地见诸报端。从报章杂志的字里行间,我们认识了吴振尧。

后来,吴振尧转业到地方公路部门工作。尔后又丢掉铁饭碗下海经商办公司,做道路桥梁工程和开发房地产,搞得风生水起。闻知他转行我曾深感惋惜。及至读到他的报告文学集《情路》、抒情长诗集《爱的光环》、《宝林之歌》长篇小说《萍水相逢》,才知道他不仅没有搁笔,反而进入了创作的旺盛期。

从新闻写作步人文学创作,在经济大潮的冲击之下,社会上普遍“重商轻文”,人们都在向“钱”看,而吴振尧却在事业上获得成功创造了一份辉煌业绩的同时,依旧披肝沥胆以自己的挚爱情怀,敏锐思想、辛勤耕耘并守候着文学这块圣洁的土地,真是难能可贵。及至最近读到他的长篇小说《人日》,心中更是多了一份惊喜。

(2)

这部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刚一出版立即引起了强烈反响,被称为是一部反映新农村建设的力作——田园里的青春交响曲。

在《人日》的创作中,吴振尧着重描写了巽寮湾平海农村建设和改革开放后,林氏一家两代为农村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医疗改革,保护黄金海岸原生态以及工业化进入农村建设的奋斗故事。站在现实主义的文化立场,用极其写实而夸张的文学手法,塑了林英雄、林英华、林英超老一代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为家乡农村建设和保卫祖国海疆而英勇不屈、建功立业的事迹;

塑造了林振刚、林秋月、林春花年轻一代有知识、有理想的大学生的农民新形象,是目前描写巽寮湾黄金海岸风景区最为优秀的佳作。

《人日》被某学院国学教授称为是“当前中国文坛出版的一部好书”。是“新农村体裁小说创作的破茧之作。打开了天窗——打开了新时期南方农村小说文学创作的天窗”。

《人日》通过林家历代在南海巽寮湾的古镇子海生活的渊源,以林氏当代生活的变迁和奋斗、演绎古老渔村的文明。

平海村是一个古老的海边防村落,这个古老的村落始建于洪武十八年间(1385年)。明朝政府为了保卫海疆,调遣了2000多个来自中原地区和辽西河畔域的异族和汉族军人,驻扎镇守在南海水域的平海边疆,明代军队世袭制,镇守卫所的军卒都以家庭形式世代居住在乎海边疆和岛峥、山岗和田野,这些官卒和他们的后裔在平海建设了古堡城池,以保卫家园安稳生活,并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汉语语言——军声。如今这些后代繁衍出了三万多人,除居住古城堡内,大部分已迁居古城堡外的周边山岭和海岸上,形成了繁荣的街镇,主要靠农业耕种和出海捕渔为生。平海人几百年的沧桑历史,几代人的护疆创业,已经成为昔日值得骄傲的光环。

小说《人日》展示的农村生活气息浓郁、自然、真实,它通过海边渔村不同阶层人的日常生活,描绘了他们的性格特征,各式各样的人性世态,活画出新世纪初期南中国海边渔村的一幅风俗图;小说走出了老一代作家描写农村体裁小说模式的阴影;小说以人文景观,历史现实,纵横交错的故事,展出历史的厚重,拷问世间的真谛,描述爱恋的激情,讴歌新型的农民形象;小说还对自然生态、人民生存、环境环保、农村工业建设和开发旅游产业进行描述,笔墨生辉,刀锋镌秀。

《人日》从写作技巧上看,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对书中主要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鞭挞人理,发人深省。作者成功地塑造了一批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小说《人日》所塑造的林家两代主要人物中年轻一代的有林振刚。林振刚的父亲是省卫生厅厅长,有名望的医学专家。林振刚从小过惯了大都市奢华生活,初到故乡海边平海渔村,苦不堪言,认为农村生活单调,村民愚昧,青年男女憨呆,因而落落寡欢。后来林振刚与渔村青年接触多了,渐渐真心喜欢渔村生活,并同大伯林英雄的养女林春花产生了质朴而纯洁的爱情,决心不回省城任职,不出国深造,在渔村挂职支教,并在研究国家濒危汉语语种“军声”中作出了成绩。

林秋月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医科大学的本科学业后,不留恋城市,回渔村当村医,积极推行农村医疗改革,使农民病有所医,受到人们的赞颂,但是他的爱情曲折、悲壮。她美丽、聪慧、心地善良、高洁,为了忠于对同窗恋人的爱情,她拒绝了一位大学青年副教授的追求,毅然从城市返回家乡。但她的恋人吊儿郎当,辜负了她的恋情和帮助,终因车祸受到社会谴责而无地自容,林秋月为此悲痛异常,徘徊海边,寻求着人生归宿,在大叔退休船长林英华的开导下,她又重新打起精神,积极地投人生活,后来和一位海洋生物研究员建立了爱情。一只爱情之舟,划过了激流和险滩,向着美好、幸福的彼岸乘风驰去。

林春花从农业大学分校动物医学专业毕业,是一个不随波逐流的渔村有知识的新型乡村姑娘,她秀美慧黠,勤劳。看到城市来的“堂哥”林振刚,并不像其他姑娘那样如蝇逐腥,冀图高攀,而是在来住中不卑不亢,她安心渔村,决心以知识发展农村畜牧业,用劳动来获得美好的生活,这是新世纪以后,反映当今农村青年的使人耳目一新的形象。

《人日》在小说的描写中并没有刻意追求故事的起伏跌宕,引人人胜的情节,而是随着故事情节的展开,对人物的心理活动作了洞察人微的描述,使这部看似平淡的作品产生了感人的艺术力量。在宁静、恬淡的叙述中启示深邃的智慧,给读者带来心灵的纯净。

(3)

这是一本清新的健康的,引人向上的书,让你感觉精神的升华。

这本书展示出一幅南粤的自然风景画面;一幢幢瓦灰色的农舍坐落在郁郁葱葱的大森林里;月光笼罩下的海湾伸展在寂静的峻山间;浩渺的大海坦荡着宽阔的胸怀,汽艇在广阔无际的大海中飞驶。作者把南中国海域的旖旎风光描绘得十分生动逼真,令读者恍若置身其境。

这是一部文笔清丽,感人肺腑的作品。

作者的父母是农民。少年时,他生活在九连山脉深处,青年  时当兵在南海之滨,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家乡,辽阔的土地,浩瀚无垠的森林,重叠生辉的山峦,波涛呼啸的海洋以及南粤山区秀美的山川,波涛汹涌的激情,在他的心灵里打上美好的印记。

他悉熟农村,有深厚的生活积累,他的《萍水相逢》作品主题是  描写农村青年进城的遭遇和农民工的生活,揭露农村进入城市工业化建设的弊病。而这部《人日》描写人类的生存环境被破坏、红树林被毁、“非典”病毒流行,并着重表现了农村青年在农村、在都市的奋斗历程。

事实上,《人日》一般看来说是以新农村建设为背景,实质是写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工业化建设促进了农村现代化建设,但同时摧毁了原始的文明和这种改变对人类生存的破坏,所带来的对人类心灵的影响,也是对人类生存和生活的探索,而又以几个活生生的人物(如:林振刚、张军雄、林春花、林秋月)来完成了这种承载历史厚重的文学特征。在一种不乏美好的恶的推动下,历史和人物的命运都在前进着。古老的文明与现代的文明在同一环境共同生存和竞争着,并相互依赖着。这种残酷的现实是我们每个时代转变时都要面临的问题,是感情与道德的抽象外化。是每一个有理性的活人所必然要考虑的问题。

《人日》中反映的社会变化和社会问题完全符合现实的真实,是对现代农村文明的探讨研究,是对处在变化和解体时期的社会内部生活的创造性分析。当前我国农村一切旧有的联系已经松弛,一切因袭的观念已经动摇。作者以洞烛幽微的观察力敏锐地注意到这一历史性的变化,并自觉地以揭示处在历史转变时期的农村农民心灵的变化为己任。

《人日》描写平海渔村的渔民,在生活中实际上揭示了在工业化深入到农村以后,对长期生活在古老、宁静的农村里的农民的心灵的撞击,展示了处在激烈变动时期的农民的复杂心态。他们长期在闭关自守,与世隔绝的环境里过着舒舒服服的农家生活,他们感到充实和餍足,没有更高的生活要求。而当现代工业的机器生产,现代化的高速公路和港口、沿海铁路火车突然来到  他们的乡村时,开放的旅游业眨眼间成为渔村的主要产业、高级宾馆、大型的现代化的游乐设施沿岸而起,他们的思了解情况     想一时便失去了平衡,感到非常惊异,觉得一切都很陌生,觉得一切都很陌生,仿佛自己变成了那里的陌生人。接着才慢慢习惯,怀着“战战兢兢”的喜悦注视着发生在身边的变化。他们开始不满足于那种春天播种,夏秋收割,冬天在电视屏前的农民生活方式了。由原来的“封闭自关”转向“向外改革开放”了。他们开始向往外界生活了。

小说除了重点描写林春花外,林秋月是小说着力刻画的人物之一,在结构上处于作品的中心位置。通过她把几个主要人物,如:林振刚、林春花、林英华、张军雄等人物都联结到一起。她几乎贯穿作品的始终。林秋月的主导性格是追求独立和自由。虽然小说中没有直接刻划她的个性,但全书都将她的独立行为描写得淋漓尽致。她小时候就表现出很强的独立性,敢于反击成人对她的挑战。她也曾经有过幻想,希望做一个“自由的、骄傲的、超尘脱俗的女子”,将林英华“船长”作为自己的楷模。然而周围的鄙俗习气使她的幻想面临破灭,她又把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家作为生活的中心?/span>

吴振尧特别善于描写男女之间的爱情心理,这在《人日》中也得到充分表现。在他的笔下,男女双方都是各自独立,保持自我又相互吸引的充满磁性的两极。他或她有时能给对方以生命的力量,燃烧起熊熊的生命火焰,有时也能使对方满嘴是灰。爱情有时能使双方的心里唱起小调,欢乐、甜美,有时双方之间也常常发生摩擦,充满了张力,表现的是心理动力学的原理。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吴振尧描写的男女之间的爱情心理一般都是纯洁的,健康的,道德的,并非是一般人以为的只是以色情描写吸引读者。在有关性这个问题上,不是竭力要人抛弃什么,便是提出什么忠告,听到最后,连你自己也怀疑自己的身体有什么用处,只想自己应做个寡欲的人。高尔基曾经满腔热情地称赞过茨威格的爱情描写。他说:“我不知道有哪个艺术家会怀着这么多的敬意,这么多的柔情来描写妇女……我相信在他之前还没有人这样深刻地、怀着对人的惊人的慈悲之心描写过爱情。我再重复一遍。”

我想,把高尔基这段话转赠给吴振尧也是很适合的吧。

(4)

 

《人日》在艺术上表现了作者具有天才的独创性。他继承了传统的现实主义手法,以林英雄一家两代人的生活经历为线索,在两代人中集中描写一两个或两三个人物,从纵横两个方面开展对社会生活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描写。小说不论对家庭日常生活的描绘还是对社会生活面的展现都不乏现实主义的真实细致的描写,充满浓厚的生活情趣,描写得十分真实,细致人微,引人人胜,耐人深思。

但是《人日》的现实主义手法跟许多大师的传统的以展现广阔的历史画图,塑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又有明显的不同。《人日》并不以塑造典型人物为目的,而是重在对人物的心理和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分析。《人日》中有时运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这一传统的方法刻画人物的复杂心理;有时通过人物的自白直接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有时作者自己也站出来说话,直接分析和评论;而有时作者的分析和人物的自白又紧紧地结合在一起,简直使你分不清到底是作者的分析还是人物的内心独白;小说有时还描写朦胧于意识边缘的幻觉甚至直接描写人物的潜意识。他把现代心理学引入小说,以《人日》中的两代人的爱情的是非曲直,直接演绎出典型的“俄狄浦斯情结”。但也确实表现了弗洛伊德所说的“父母往往偏爱异性的孩子,所以父亲总是宠爱女儿,而母亲总是宠爱儿子。”“俄狄浦斯情结”说并非完全符合科学实际,但也有相当合理的成分。也许作者也不完全同意弗氏的精神分析理论,但是他的创作受到弗洛伊德学说的影响也是勿庸讳言的。

《人日》在艺术上的另一特点是大量运用象征、比喻和意象描写的现代主义手法,创造了一个高度象征性的景象来描绘他人的内心世界,从而解决了直接观察隐蔽思想的问题。

《人日》在结尾部分不仅运用了大量的比喻,更充满繁复的意象。作者在继承前人传统写作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的艺术创新。《人日》还尖锐地揭露和批判了现代工业社会对人类生存的美的和恶的方面的影响,深入分析了现代社会中的内部问题,大胆地探索了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别林斯基说得好:  “任何一部作品,不管属于哪一种体裁,只要在精神和形式方面镌刻着时代烙印,满足时代的一切要求,那么它在任何时候都是好作品。”

我以为,无论从社会的、历史的,还是从道德的、审美的角度考察,《人日》都不失为现代文学宝库中的一部好作品。

·上一篇:《情路》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