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会员作品 +更多 

小说

散文

诗歌

报告文学

校园文学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作品 > 小说 > 内容 

张二鱼传奇

作者:蒋和永  发布时间:2019-10-30 14:34:40  点击:70次


        一天晚上,二鱼在床上看书,突见朋友张三、李四进来,便起身迎接。
        张三道:“我见鱼兄近来辛苦,不如去惠州游览一下散散心吧!”
        李四也笑道:“惠州风景很好,比厂里热闹千万倍,我们不如去那里喝杯小酒,一边看风景,一边猜谜赋诗,你看如何?”
        二鱼道:“两位老兄的好意我领了,但现在是晚上,去市里多有不便,我们下次再去,好么?”
        张三道:“现在马上就要天亮了,我们到市区刚好天色大明,岂不是好?”
        李四道:“你平时喜好游玩,现在却又推三阻四,不像是你平日之风格,还是去一下吧?”
        二鱼道:“两位仁兄既然相邀,我哪敢有不陪之理,现在就去。”
        三人坐上班车,来到市区,刚下车,天色果然明亮。
        张三、李四选了一处靠近西湖的酒店,上了三楼,找地方请二鱼坐下来。
        然后他们对二鱼道:“我们兄弟还有些事情要干,请兄先行吃喝,不用等待。”
        说罢二人下楼而去。
        他突然感到,这个张三和李四好象与自己并不熟悉,又好象在哪里见过,只是想不起而已,但自己与他们同来并称兄道弟,总有些不合常理。
        但二鱼是豁达之人,没有纠缠细节,转瞬释然起来。
        二鱼见这个酒店十分干净,酒店所有人都穿着古装,心下十分欢喜。
        他见自己也身着古装,并且还是缉捕官服,穿在身上十分舒适合体,心下更加高兴。
        他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换过衣装。
        他还摸过身上衣袋,竟找出一块缉捕银牌,牌子上竟刻着:缉捕使张二鱼。
        他知道:缉捕使是从七品,是行省专门派出捉拿人犯的官员。
        二鱼很喜欢这个职位。
        当下他探出头,见楼下全部人都身着古装,文质彬彬,四周连一辆汽车也没有,而房子全部都是老式房子,街道老式也是老街道,心下十分惊异。
        他连忙问酒店伙计:“怎么这里的人们都着古装,是什么意思?”
        伙计道:“近来这里在拍电视剧,所有景色是经过化妆处理的。”
        二鱼恍然大悟,笑道:“原来如此,人世间若是真复了古,其实也很好的。”
        只听得楼梯间一阵轰然作响,一个长相凶恶、身材粗壮的汉子带着五六个人抢上楼来。
        他们看中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将原来坐在桌边的三个人驱走,便围坐在一处。
        跟汉子一起来的有一个瘦猴般的人向店伙计道:“下面有一个长得不错的小妞在卖唱,你去叫她上来为我们公子爷唱一段曲子。”
        伙计道:“那个姑娘和老翁虽来此数日,但却是老实本分人,她在下面为人献艺,正唱得起劲,如何能够马上来,客人们如果要听,就去一楼,如果实在要在这里听,也须经人同意才行。”
        猴子一耳光打在他脸上,喝道:“爷们叫你去就去,啰嗦个鸟,小心爷们割掉你的臭耳朵下酒。”
        店伙吓得连滚带爬地下楼而去。
        不一会,只听得楼梯轻响,一个红衣丽人和一个老苍头上了楼。
        红衣丽人年约十七八,肌肤白皙,如霜如雪,青丝细密,巧挽乌云。她怀抱一张琵琶,如仙女临凡。
        老苍头带着丽人向店内所有人施礼道:“小老儿与女儿从远处来到贵地,身无剩余,难以为继,生活无依,特来此献艺,还请各位贵客略赏一二。”
        瘦猴客人笑道:“你们既然献艺,就先弹唱一段再说罢。”
        红衣丽人向四周道了万福,便坐在一张櫈子上,调好弦,便唱道:
        长天落彩霞,远水涵秋镜,花如人面红,山似佛头青。生色围屏、翠冷松云径,嫣然眉黛横。但携将旖旎浓香,何必赋横斜瘦影。
        挽玉手留连锦英,据胡床指点银瓶,素娥不嫁伤孤另。想当年小小,问何处卿卿?东坡才调,西子娉婷,总相宜千古留名。吾二人私此地私行,六一泉亭上诗成。三五夜花前月明,十四弦指下风生。可憎,有情,捧红牙合和伊州令。万籁寂,四山静,幽咽泉流水下声,鹤怨猿惊。
        岩阿禅窟鸣金磬,波底龙宫漾水精。夜气清,酒力醒,宝篆销,玉漏鸣。笑归来仿佛二更,煞强似踏雪寻梅灞桥冷。
        二鱼心里暗惊道:“这女子怎地会唱张可久的【南吕】一枝花。湖上晚归这首歌曲呢?此曲虽存世七百余年,但唱者寥寥,今日闻得此曲,宛若仙乐,十分难得。”
        却见那长相凶恶的汉子大叫道:“这是唱的甚么鸟曲,这般难懂。”
        老苍头作揖道:“此乃元曲,为张可久先生所作,名曰【南吕】一枝花.湖上晚归,小女喜爱元曲,经常弹唱,现今落魄,官人若不爱听,且请饶恕则个。”
        那人叫道:“似这等唱法也想出来赚钱?莫如陪大爷们喝杯酒,然后再来一首《十八摸》好些!”
        老苍头道:“我们虽然下贱,但只是卖唱,从来不唱淫曲,更不隌客人喝酒。”
        那人圆睛双目,飞起一脚,将老苍头踢了个筋斗,喝道:“我听首歌就要了你女儿的身子么,你这个老贼头十分难缠,不如踢死了你 痛快。”
        在坐人众莫不哈哈大笑。
        那丽人惊叫一声,几乎与二鱼同时来扶老苍头。
        几个帮凶飞步上前,扭住那少女,为首的汉子立时向少女摸了过去。
        他还淫笑道:“小美人只要跟了我,我保证让你吃香喝辣,不用在外整日奔波艰难。”
        少女奋力挣扎,兀自难以挣脱。
        二鱼心下怒气上升,指着那汉子道:“你是甚么人,竟敢不顾律法,随意打人?”
        那汉子道:“你又是甚么鸟人,敢管大爷的事?”
        他边说向二鱼挥拳打来。
        二鱼连忙闪开,大喝道:“我是行省缉捕官,专门抓捕触犯律法之辈。”
        说罢他拿出缉捕银牌,吓得那帮人不敢作声。
        二鱼随即解下锁链,向那恶人套去。
        此时张三和李四飞步上楼,也向那帮随从扑了过去。
        那帮随从贼人正想反抗,却被张三、李四一齐紧紧扭住。
        二鱼道:“此帮贼人必是江洋剧盗,你们二人抓此贼去见府台大人惩治。”
        二人连连答应,将那汉子与帮凶拖下楼去。
        其余客人见势不妙。一个个溜走了。
        二鱼拿出一块银子,足有二两重,便递与那老翁道:“而今贼徒受擒,老翁不必惊慌,且坐且坐,请问老翁是否受伤?如未负伤可速回家乡,免得在外受苦。”
        老苍头腰杆一挺,笑道:“小老儿并未受伤,多谢大人援手。”
        红衣丽人也低头谢过。
        二鱼见那丽人青丝如黛,逶迤过膝,且长相娇美,有如天姿国色,便笑道:“你不必多谢,可抬头让本官看看么?”
        那丽人抬起头来,眼睛却并不敢看他。
        二鱼见那红衣丽人肌肤胜雪,脸如芙蓉,长得竟像是李月华,便怔怔道:“你不就是月华么?”
        那丽人道:“小女子并不认识月华,我贱名叫玉如。”
        二鱼心里暗想:世上竟有如此相像的女子,但月华并不善弹古曲,绝无这等才情。
        便笑道:“你能否再唱一曲,本官洗耳恭听。”
        那丽人道:“既然官人爱听,我便再唱一首贯云石先生的【中吕】宫曲红绣鞋。”
        二鱼道:“太好了,贯先生的曲子在民间唱得甚广,这首《红锈鞋》更是誉满民间。”
        说罢,她轻拢漫捻后,唱了起来:
        挨着靠着云窗同坐,看着笑着月枕双歌,听着数着愁着怕着四更儿过。四更过,情未足,情未足,夜如梭。天哪,更闰一更儿妨什么?
        她将这首歌连唱了三遍,且边唱边弹边舞。
        真个是:其声如黄雀鸣春,其弦如深谷流泉,其舞如莺燕翻飞。
        二鱼看着听着,不由得痴了。
        红衣丽人对二鱼道:“小女子唱得不好,让君子见笑了。”
        二鱼猛然醒悟,连忙道:“姑娘唱得好、弹得好、舞得更好。真的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呀!”
        那丽人裣衽一礼,低声道:“多谢君子夸奖,因天色已晚,小女子告退。”
        说罢她与老苍头下楼而去。
        二鱼喝了几杯酒,也步下楼来。
        此时正值红日落山,二鱼一瞥,他看见张三、李四站在一边,便笑道:“你们两个押着那些贼人回府,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张三道:“我们押着那帮贼子正要回府,却碰上一干捕快同行正从此经过,便转交他们,然后又来到这里。”
        二鱼点头道:“那好,现在天色尚早,我们去丰渚园玩一阵再回去罢。”
        三人进入园内,但见里面所有房柱都刷了一遍油漆,甚为光鲜。
        此时日色一暗,又复光明。
        不过这种光芒很暗淡,是月亮的光芒。
        二鱼抬头一看,只见一轮明月照在头顶,四周一片明亮。
        一梦数十年
        二鱼见明月在天,不由全身一振。
        正在此时,张三指着水上一个洞口,大呼道:“这里有一个大老鼠洞,我刚才看见两个老鼠溜了进去。”
        李四拿了一根长竹竿,飞步赶来。
        二鱼连忙过去一看,果见一个又圆又大的鼠洞打在水面之上约七八寸高之处,上面是一棵垂杨树。
        二鱼见这个鼠洞做得十分标致,里面很光滑,也很幽深,不由得浮想联翩起来。
        李四将长竿对着洞口道:“这个鼠洞甚直,我只要一竿插进去,便会将鼠剌死或将其赶出来,我们只要在外用衣服或袋子张开作网捕获就是。”
        张三道:“好主意,好主意,这样即可将里面之鼠捕个干净,看此洞口,内中之鼠定然甚大。”
        二鱼连忙止住道:“这些鼠在此安息,必然没甚危害,岂可如此残杀,我们不妨在此歇息一阵,然后回府去吧!”
        说罢他抢过李四手中竹竿丢入湖中。
        张、李二人连忙道:“鱼兄说的是,我们愿听安排。”
        二鱼道:“我身子疲乏,想睡一会。”
        说罢背靠垂杨睡去。
        不久,有一老翁轻拍二鱼:“外面霜寒露冷,大人不如去寒舍小憩。”
        二鱼一看,此人却是日间所见之老翁。
        当下笑道:“公门之人焉能打扰老者?”
        老翁道:“日间多蒙相助,正无报答之处,若大人不弃请进来罢。”
        二鱼谦逊一番,便随着老翁进了屋门。
        但见室内玉柱迴廊,金壁辉煌,鱼跃凤鸣,笙歌处处。
        二鱼十分惊异,疑入帝王之家。
        忽听得一处华室之中有声音道:“恭喜公主、贺喜公主,驸马爷来了。”
        二鱼听见有人称公主和驸马,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躲在假山之后。
        须臾有数名少女走出门来,一把扯住二鱼,笑道:“驸马爷休躲,公主等得甚是辛苦,你快去见公主,准备拜堂吧!”
        此时屋里又走出两名少女,劝二鱼进入内室。
        二鱼急忙道:“你们找错人了,我并非驸马爷。”
        少女们纷纷道:“我们找的就是你,你随我们去见公主罢。”
        那些人一边叫嚷,一边将二鱼拉进了那间装饰豪华的香闺。
        二鱼挣扎不脱,只得乖乖地跪下叩拜公主。
        只听得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道:“你且休拜,本宫请你抬起头来。”
        二鱼连忙抬头,一看正是日间卖唱疑似月华的少女。
        他立刻明白了一切。
        他回头一看,见没有了老翁的身影,却不知他何处去了。
        二鱼对公主道:“日间不知芳驾就是公主,多有冒犯,请公主恕罪!”
        公主笑道:“驸马救驾有功,何罪之有?”
        二鱼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况我是缉捕,有除暴安良之责。我何时被封为驸马都尉,自己都不知道,你们称我为驸马作什么?”
       突然间有人自外而进,哈哈大笑道:“我们久闻君子来这里,今天我带公主亲眼见之,果然不凡,公主芳心暗许。我是国君,自然可以加封你,便封了你为驸马都尉,有我作主许婚,君子放心就是。”
        二鱼一见,见此人正是刚才领他进来的老翁。
        此翁身着黄袍,头戴皇冠,神情非凡,神采飞扬。
        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带刀护卫,全部站在门口台阶上。
        二鱼连忙拜倒在地,山呼万岁。
        立时有卫士进来向皇帝耳语,然后走了出去。
        皇帝笑道:“如今本王赐婚,公主许婚,便是正理,我怕你不安,已派人从千里外请来君之父母,请你父母说话。”
        接着他又向外请进张父、张母进来见礼。
        张父张母此时身着红色绸缎衣服,神态喜悦。
        张父向二鱼道:“今蒙皇上眷顾张家,我与你妈十分高兴,你速与公主成亲罢。”
        二鱼大喜,连忙答应与公主成婚。
        合卺之后,二鱼与公主即行鱼水之欢。
        三日后,皇帝赐了一座很大的府第送给二鱼,匾额上书“驸马都尉张府”。
        这座府第宽大宏伟,里面阵设豪华。
        二鱼将父母妥善安置后,心里十分欢喜。
        从此,二鱼与公主日日欢乐,仿佛有说不尽的天恩地爱。
        这年冬天,忽传太子回朝。
        公主道:“今年春天,父皇令太子守卫边疆,今日既回,你可与之相见,多叙郎舅之情。”
        二鱼连忙来见太子,见他眼露凶光,便心下惧怕,不由暗怀防备。
        归来后,二鱼对公主道:“太子狂傲,凶光毕现,恐为不祥,当小心防备之。”
        公主道:“我与太子是兄妹,同胞之情甚浓,君不必担心。”
        一日,二鱼去拜见皇帝,刚入后宫,便听得一阵异响。
        这阵异响便是惊恐呼叫之声。
        立在宫门口的卫士只是高傲着头,恍如聋哑。
        二鱼连忙加快脚步,撞开自宫里跑出来阻拦的卫士,奔了进去。
        但见太子一手持刀,追赶沿着一棵大宫柱躲藏的国王。
        这种景像很像历史书中描述荆轲刺秦王的情景。
        而许多国君的姬妾和宫女都吓得发出惊呼,乱作一团。
        二鱼拨出宝剑,大唱道:“太子,你敢行刺国君,大逆不道么?”
        太子一边追赶国王,一边喝道:“不关你的事,你老老实实滚开。”
        国王大骇道:“驸马救命。”
        二鱼道:“君上休惊,臣来也!”
        说罢他冲上前去,舞剑格开太子的金刀,一拳头打在他的胸口上,太子倒了下去,翻滚不已。
        二鱼一脚踩在太子的背上,撕下一条黄绫,将太子绑了起来。
        国王道:“你这仵逆奸贼,竟想弑君夺位,今日被擒,尚有话说么?”
        太子道:“你久居王位,不谋政事,形同尸居。况乱招驸马,非我族类,我不反谁反?”
        国王大怒道:“你如此狂徒才非我族类!尔仵逆透顶,还敢胡言乱语,不杀不甘我心。”
        接着他立刻降旨,废去其太子爵位,立刻斩首。
        廷下立刻冲上数名刀斧手,将废太子推出斩首。
        接着,国王要封二鱼为太子,二鱼坚辞不受。
        他说道:“君上目前虽无太子,尚有王子二十余人可以接位,我是布衣平民,蒙君上错爱,已是万幸,哪有外传江山之理!”
        说罢他与公主退回府邸。
        忽一日,传来敌人侵入消息,有大批敌兵侵犯我国,本国士兵虽然死战,尚不能胜。
        国王十分焦急,后来目望二鱼,请其拿个主意。
        二鱼道:“敌兵侵犯我国,凡我国民均有保国家邦之重任,此事交由微臣,微臣当挂帅出征,为君国分忧。”
        国王大喜,即封二鱼为三军大元帅,即刻带大军出征。
        二鱼带兵来到边境,见敌兵不但众多,而且十分凶狠,便亲自上前,奋勇当先,砍死无数敌兵,稳定了军心和阵脚。
        当下二鱼回到营帐,分派诸将守卫,待次日天明再战。
        次日天晓,诸将纷纷来报,敌兵一夜之间尽行退走,不知踪影。
        二鱼爬上城楼,远远望去,果然不见敌踪,便派人入敌境打探。
        不久,探子回报:“敌人全部撤退,数十里内并无踪迹。”
        二鱼大喜,连忙派军将守住关卡,不得松懈。
        半月后,敌人不敢再犯,边境十分太平,国王便宣二鱼班师回朝。
        由于二鱼神勇无敌,国王十分高兴,便加封二鱼为“武平侯”。
        二鱼谢过王恩,便回到都尉府,父母妻子分外欢喜,满堂上下庆贺。
        次日,二鱼府第被换了银制牌匾,上书:“武平侯驸马都尉张府”。
        二鱼与公主十分恩爱,除了每天侍候国王和父母,便整天与公主在一起。
        大约时过十年,二鱼问公主道:“今年是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记不清楚?”
        公主道:“其实今年的时候有两种说法:有说是公元后2003年5月5日,但按我们玉书国来说是稻粮70年5月5日。”
        二鱼大惊道:“玉书国稻粮70年?这个玉书朝代我怎么在历史上没听说过?现在不是已经取消封建社会了么,怎么还有稻粮年号,并且我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
        公主吃了一惊道:“世上有很多事你我是不知道的,侯爷不要考虑这么多,这样会伤脑筋的。”
        二鱼道:“我学过历史,并且对历史和文学有偏爱,我自从来了你们玉书国怎么全部记不起来了?”
        公主道:“你现在已经逐渐恢复记忆了,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了。”
        接着她流泪道:“君子是人间奇才,自然应回人间去,我们虽与人类的吃食一样,但玉书国的民众皆是鼠类,当然与你不一样,你回去吧!”
        二鱼问公主道:“侵犯你们国家的是些什么敌人,我明明知道自己的武功不高,却在这里有万夫不当之勇,我为什么能轻易地打败他们?”
        公主道:“那些敌人是猫、狸猫和蛇类等变化的,并且还能幻化成千军万马,那些家伙是鼠类的天敌,你是人类,自然能对付它们,谢谢君子了!”
        说罢她倒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变成一只老鼠,她仍不心甘,呆呆看了二鱼一阵,才忍痛溜走了。
        二鱼吓了一跳,连忙走出房门,见所有人都变成了老鼠。
        他骑马来到宫门,连国王也变成了一只又肥又大的巨鼠。
        它们见了二鱼,都躲向阴暗的角落里。
        二鱼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支笔,在墙上写道:
        平生光阴一瞬久,梦里悠悠春水流。
        鼠辈并非无情物,相恋相拥桂子秋。
        写完后,他想了许久,仍然低头徘徊不去。
        突然他感到被谁拉了一把,便不由自主地走出宫殿。
        他回头一看,猛然发现身后的宫殿变成了一个鼠洞。
        他急忙往鼠洞里看去,里面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
        他大叫道:“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身后有人笑道:“我们知道是怎么回事。”
        二鱼一看是张三、李四笑嘻嘻的看着他。
        二鱼道:“我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人?”
        张三道:“你是这府里的捕头,张君张老先生。”
        二鱼道:“我还有其他的名字没有?”
        李四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您是上面派下来的七品缉捕,我们是没品级的捕快,张大人的名讳很多,我们做下属的哪里敢问?”
        二鱼打了自己一耳光,笑道:“我哪里是什么七品缉捕,我好象只是一个平民百姓,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
        张三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您是领导,其它的我们不清楚。”
        李四道:“这丰渚园什么都不好,就是岛上有几只鹭鸶,湖水也很清凉,我们不如去湖里冲洗一下,凉快凉快。”
        张三首:“这句话倒是真的,我们去湖里冲个凉、洗个澡吧!”
        说罢二人连衣服也不脱,跳进了湖水中。
        李四回头道:“大人也下来洗个澡吧,您看我们洗得多舒服。”
        二鱼看见他们脸色诡异,心下害怕,连忙道:“我不来,你们洗吧!”
        二人见二鱼不肯下湖,便不再理他,尽情的玩起水来。
        突见洪波涌起,巨浪拍岸,二人竟变成了两条大蛇在湖中翻腾。
        此时此刻,天上的月光在湖面上荡漾着,变成了一湖的碎银。
        二鱼吓了一大跳,连忙从岸边走上来,远远地看见秋娴、百合、月华提着大灯笼向这边赶来。
        鱼大叫道:“秋娴救我,百合救我,月华救我。”
        他见月华从远处赶来,说道:“我来了,我就在这里,你别怕,别怕。”
        二鱼使劲的睁开眼睛,才发觉自己竟被月华抱在臂弯里。
        月华拍着二鱼的背心,不住地安慰他。
        二鱼抬起头,看见月华眉目如画,肌肤如雪,不由得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笑道:“有老婆真好。”
        月华飞红了脸,在他脸上轻拍了一下,说道:“你刚做了恶梦回阳,就要耍轻薄,我不理了。”
        说罢她放下二鱼,自己起身下了床。
        二鱼连忙拉着她的手,说道:“我认错,我不该那样对你。”
        月华嫣然一笑:“我们是夫妻,你作的这事还少么?我是去给你打盆热水,擦擦身子,你刚才肯定作恶梦受了惊吓,浑身湿透了。”
        二鱼感动道:“月华对我真好,我作梦都在喊你。”
        月华笑道:“你不但喊我,还在喊秋娴和百合,这两个女人都和你在一起很长时间。不过你在梦里喊我的次数最多,看样子我在你心里也最深、最亲近。”
        说着她幸福的笑了。
        不一会,她打了一桶热水,为二鱼擦起身子来。
        她边笑道:“你刚才做了一个什么梦,这么吓人?”
        二鱼道:“我刚才作的这个梦很古怪,并且梦里套着梦,做得很深。”
        接着他将这个梦从头到尾简单地向月华说了一遍。
        月华笑道:“你经常不爱洗澡,不爱换衣服,怪不得做梦都和老鼠睡在一起,你大概前世就是老鼠。”
        她笑着笑着,突然道:“不对,你说那只母老鼠长得像我,分明是将我比作老鼠公主。”
        说罢她又拍了一下二鱼的脸。
        二鱼道:“你是老鼠公主也没什么不好。”
        月华道:“你可以说我是桃花公主、百花公主,甚至还可以说我是牡丹公主,我们河南的牡丹最多,你应该说我是牡丹公主。”
        接下来,她狠狠道:“那些臭老鼠浑身脏兮兮、臭哄哄的,看着都吓人,怎么能和我比。”
        二鱼笑道:“是啊,那些脏兮兮、臭哄哄的老鼠怎么能比得上又香又白又嫩的月华牡丹公主呢?”
        说罢他笑嘻嘻的将月华拉上床来。
        他叹道:“古有南柯梦、黄梁梦、蕉鹿梦等,为什么独没有二鱼梦呢?我的梦比那些梦还丰富,我要好好的记载一下,让二鱼梦也让人关注!”


·上一篇:条件 ·下一篇:没有了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