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文坛瞭望 +更多 

活动掠影

发表获奖荣誉榜

新书推介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瞭望 > 发表获奖荣誉榜 > 内容 

林惠聪作品《一件白衬衫》在《南方都市报 》上发表(2019年10月20日)

作者:惠州市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10-21 9:01:49  点击:94次

       

                         

        1972年,我十二岁,从小学升上初中。
        那个年代,学生还没有校服,每个学生都穿着各自的衣服。那些衣服多是灰暗陈旧的颜色,有些还打了补丁,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但在一些特殊的日子,像开学、庆典之类,全体学生在操场集中,学校就会要求学生穿一件白衬衫。那时家里贫穷,我没有白衬衫,母亲不想为一年穿不了几次的衣服花费一大笔钱,每当学校需要学生穿白衬衫,我就要去向邻居们借。
        上了初中,母亲认为我已经长大,终于咬牙为我买了一件白衬衫。我有了自己的白衬衫,再也不用向别人借了,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虽然衬衫刻意买得很大(这样可以多穿几年),穿在身上松松垮垮,很不合身,但白衬衫白得耀眼,让我倍感荣耀。每当穿在身上,我都会长久地把目光停留在衣服上,或者隔不多久就会低头把自己的白衬衫又重新扫视一遍,脸上洋溢着一副心满意足的神态。
        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我的白衬衫就遭遇了厄运——
        不知什么时候,我的上颚长了一个花生粒大小的东西,医生说是肿瘤,需要手术切除。手术的前一晚,母亲告诉我,明天坐汽车去医院。这让我既紧张又兴奋,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坐过汽车呢!
        母亲所说的汽车其实是公共汽车,那时的惠州只有一路公共汽车,从龙丰的汽车站到水东街的西门口,已经是贯穿全市了。医院靠近汽车站,而我的家靠近西门口。以前出门不论多远,母亲总是带着我走路的,从不坐车,她需要节省每一分钱。这次因为我要做手术,母亲因此特许我坐车。
        第二天,我穿上心爱的白衬衫,跟着母亲出门。母亲也用赞许的目光望了我一眼,母亲是个好强的人,当然也希望我在外面显得精神一些。这样,我平生第一次坐上了汽车。
        坐在车上实在是太新奇了!我趴在车窗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移动的街景,早把对手术的恐惧抛到九霄云外。手术进行得很顺利,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在上颚打了一支局部麻针,不到半小时就完成了。但在回来的路上却发生了意外:车顶上不知什么时候飘下漆黑的机油,无情地洒落在我雪白的衬衫上,甚至洒向我半边的脸颊(至今我也搞不明白,那辆破旧的公共汽车为什么在车顶上会有机油漏下来)。当时无比兴奋的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车窗外,对此竟全然不知。
        下车时,母亲看到我的怪模样,惊呆了!要知道,白布沾了黑油是永远无法清洗干净的。暴怒的母亲把我痛打了一顿,她认为是我愚笨不懂躲避才导致了这场灾难。然后,母亲哭了。我当然更是嚎啕大哭,但我不知道是哭身上的疼痛,还是哭那件我珍爱的白衬衫。
        后来,那件白衬衫被染成灰黑色,我的心也变成了灰黑色,白衬衫的荣耀从此离我而去。
         一转眼,社会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惠州已经成为高度发达的现代化城市。仅仅是几十年前发生的童年往事,却像尘封已久的历史,在现代的年轻人看来,将会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上一篇:崔加荣作品《心事》在《西南商报.. ·下一篇:林丽华作品《 吃饱就去唱山歌》在..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