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邮箱:hzzx2501565@163.com
热门搜索: 陈雪  散文纪实  会员作品 

文坛瞭望 +更多 

活动掠影

发表获奖荣誉榜

新书推介

联系方式 +更多 


联系电话:0752-2501565
邮箱:hzzx2501565@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瞭望 > 发表获奖荣誉榜 > 内容 

崔加荣作品《心事》在《西南商报》上发表(2019年8月16日)

作者:惠州市作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10-17 9:41:54  点击:74次



接到电话,柱子心急如焚,赶快请假,便匆匆忙忙赶去车站。

买票,上车。

下午三点十分,火车终于到站,柱子飞奔下车,跳进一辆出租车:快!去市人民医院!

赶到医院病房,柱子推门进去,劈头就问:奶奶呢?

妈妈赶忙叫他小点声,然后指了指病床,围在病床边的人立刻让出空间,柱子跑过去跪下来,摸着奶奶的手,压低声音叫了一声奶奶,便泪流满面。

奶奶已经不能说话,虽然睁着眼睛,但是对面前的柱子没有反应,只是不时换一口气:呼——

柱子心如刀绞,泣不成声:奶奶,我回来晚了!

病房里的抽泣声渐渐多了起来,妈妈拉起柱子,到病房后边的椅子上坐下来,姑姑们也都围上来。

快声快语的大姑向柱子介绍情况:

都没想到这么突然,前几天只是不想吃饭,不想动,昨天叫她吃饭,不应,仔细一看,眼睛都直了,我赶紧叫人送医院,可把人吓坏了。

柱子插了一句:医生咋说嘛?

也没说出来啥病,就说脏器功能退化。今儿个清早开始昏迷,时好时坏的。坏的时候只剩下呼吸,好的时候就反复说一个字:肉。

妈妈接过话茬:这么多年,我伺候得好不好,都看得到,临终了还一直叫肉,好像我没给她吃肉。

大姑继续说:一辈子好吃肉,上午好那一阵子,我买了一个卤鸡腿放她眼前,她看一眼,头一歪,闭上眼睛,眼泪汪汪的。过一会儿,还是叫肉。你小舅爷说是想你了,你是你奶的心头肉。你回来了,她又昏迷过去,也不认得你。

柱子听了,又抽泣起来,捂着嘴憋得浑身颤抖。他跑到窗前,就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似的六神无主。

突然,小姑在病床边叫柱子:柱子柱子,你奶奶醒了,赶紧过来。

柱子激动地擦了一把眼泪,来到病床边,弯下腰,拉起奶奶的手:奶奶!我是柱子呀!

奶奶眼球转动了两下,眼角流出了浑浊的泪水,大姑把奶奶的手放到柱子的脸上,说:李家的独苗回来了,你快摸摸。

奶奶的手颤抖几下,瘦骨嶙峋的脸也动了几下,然后便闭上眼睛。

大姑拉过柱子说:好了,她累了,让她歇会儿吧。

众人离开病床,继续说话。

妈妈拿纸巾撮了一下鼻涕:你奶呀,一辈子是个讲究人儿,昨天交代了这个交代那个。你大活着时看病借的钱,你奶都记得户户清,挨个儿问一遍,告诉她早都还完了,她这才放心。

大姑看了一眼柱子:你奶舍着脸找亲戚邻居借钱给你大治病,你可都记清了,不能忘恩。

柱子嗯了一声。突然小姑又叫:醒了醒了,又醒了!还是要肉。

众人又过去病床边,大姑带着数落的语气说:还要肉,你的心头肉不是回来了吗?给你买鸡腿你也吃不动,还要啥肉?

小舅爷蹲下来,趴在耳边问:大姐,你要啥肉?你说吧,都在这里。

泪水顺着奶奶眼角的褶皱里流下,她突然看着小舅爷,手臂慢慢抬起来,指着窗外:肉…山……

小舅爷看着她的眼睛,姐弟俩用眼神和心在交流:大姐,啥肉呀?啥山呀?你说吧,我听着哩。

奶奶急促地呼吸着,终于没有说出话来,手臂也在小舅爷的手里慢慢垂下来。

大姑擦了擦头上的汗:累了,又累了,让她再歇歇,看看等会儿还能说不。

众人又离开病床,继续猜谜:

你说她到底是想说啥呀?咱这家里也没啥和肉有关的东西呀!

“肉……山……”,什么山呀?房子也早已翻盖成楼房了,也没有屋山墙了。

就是呀,你说这哪里还有啥山!

她呀,一辈子都好吃肉,老了老了也没少吃肉。柱子他大活着时,借钱也要给她买肉吃,没少给小集上马山肉铺子做贡献。上个月我去赶小集,人家马山还提起她,说她老了老了享福了。

小舅爷掏出来一支烟,闻了闻,正要放回去,听到大姑说起马山肉铺子,突然打断大姑:马山肉铺子!我想起来了,快去把马山请过来。

大姑直性子:马山咋了嘛?

你先请来试试,我也说不准。

大姑只说了一句“我去找马山”,就跑出了病房。

大姑急性子,不一会儿就把马山请到病床前,马山不好意思地说:二大娘,我是马山,你住院也没人跟我说一声,我连一瓶水也没来得及买,空着两手来看你了。这几年没见你,难为你还记挂着我。你找我啥事儿啊? 

奶奶慢慢睁开眼睛,看到马山,流下两行热泪。在大姑的帮助下,奶奶抬起胳膊抓住马山的手,嘴唇颤抖着:好……人。

她又看了看小舅爷和柱子:记……住……恩情……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大口喘着气。

马山弯下腰,低声说:二大娘,你看你说的,哪有欠我肉钱啊。

过了好一阵子,奶奶又睁开眼睛:……日子……好了……记……住……恩……情……

大姑把嘴凑到奶奶耳边:“娘!你放心吧!柱子跟他爹一样,是个知道感恩的人。”

柱子帮奶奶擦了眼泪,忍住抽泣说道:奶奶!我记住了,我会感恩的,你放心吧。

奶奶闭上眼睛,放下手臂,长长地呼气,吸气。

小舅爷示意众人来到病房外,他拉着马山的手说:你看这事儿,让你跑一趟,多不嫌好。俺大姐就是这样的人,一辈子记情义。

说完,小舅爷又对大姑说:柱子他大住院最后那一年,医生说病很难治好,想吃点啥给他吃点,补补营养,增强抵抗力,说不定能多扛几年。你娘流着泪去马山肉铺子割了一斤瘦肉,马山就问病情,你娘流着泪说了情况。临走马山说啥都不收肉钱,你娘只好千恩万谢,拿了肉回家。后来你娘几次去还钱,马山都不要。柱子他大死了多年,你娘还和我说起这件事儿。她这人一辈子知道感恩,我估计是心里放不下这事儿,这才叫马山过来。

正说着,小姑在病房里喊:快来快来,咱娘不行了……

·上一篇:李建毅作品《一小处落笔墨,人性.. ·下一篇:林惠聪作品《一件白衬衫》在《南..
关闭本页】【返回页顶

© CopyRight 2017-2018  www.hzzuojia.com  版权所有  惠州市作家协会  粤ICP备17046110号-1

地址:惠州市惠城区下埔大道3号广发证券大厦三楼  邮编:516001  电话:0752-2501565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